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我的男人(女性第一人称)】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我的男人(女性第一人称)】
  • 点击数:加载中
(一)  当我从睡梦中清醒过来的时候,时间正好指向淩晨三点,我艰难的起了起身,想要使自己靠起来一点,可是浑身像是散了架一样的无力,再加上旁边的他有一条胳膊和一条腿压在我身上使我动弹不得,转过头看向睡在旁边的他,想起了之前的荒唐,在三个小时内几乎不停歇的做了四次,心中不禁一阵百感交集,有种甜蜜却也有种淡淡的心酸。  他叫丁力,名字是不是很霸气,我也是这样觉得的,他是我法律意义上的丈夫,也是我最依靠的男人,也是我想要共度一生的男人。  「醒啦!」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丁力睁开眼睛朝我笑了笑说道。  「恩!」我点点头,笑了笑。  他爬起身靠在床头,伸手将我揽入怀中,我的头枕在他的胸口,强有力的心跳声使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你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我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胸口。  「是你太迷人了,我太想你了,实在是控制不住啊!」丁力嘿嘿一笑,伸手抓住我的乳房,两个手指夹住肉头揉捏了几下,说道:「你就是我的小妖精啊,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操却还是操不够啊。」「臭流氓!」我轻轻的在他的胸口拍了一下。  「我是臭流氓,可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喊着亲哥哥快点操我来着呢,你看,我的小弟弟在向你打招呼呢!」丁力说这话,搂着我的那只手下移到我的臀部位置,拍打了两下。  「啊!」我惊叫一声朝他下身看去,小丁力正在一点点的变大,像个战士一样矗立着,伸手过去碰了一下,它弹了我一下,好像又变大了一些。  「怎么办?」丁力苦恼的问道。  丁力的呼吸粗重了一些,揉捏我乳房和臀部的力道也增强了许多,我知道他又想要操我了。  「我好累了,全身像散架一样没有……」还没有等我说完,丁力一翻身将我压到在身下,一个挺身,大肉棒就熟门熟路的敲开了我阴道的大门,一晚上被操了四次,无数次的摩擦使得我下面火辣辣的疼,我赶忙说道:「你轻一点儿,我下面肿了。」  听到我如此说,蓄势待发的丁力一翻身躺倒在床上,身下的小弟弟怒发冲冠的晃了晃。已经做好再一次被操准备的我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丁力无奈的说道:「你都肿了,我怕操坏了,以后就没得操了。」  「傻样,现在知道心疼我啦,之前操我操的那么狠,早干什么去了。」我一翻身又靠在他的胸口,套弄着他的大肉棒:「这样你不难受吗?」  「忍一忍就过去了。」丁力说道。  我的心里非常的幸福和甜蜜,知道他是真心对我好,起身在他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之后一手扶着大肉棒一点点的含进嘴里,这是我第一次主动的、心甘情愿的给一个男人口交。  ……  我叫毕春玲,今年二十六岁,是一名英语老师,三年前和男朋友商剑一起来到这座县城开始了我们的教书生涯。  「小剑,我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我爸妈又催了。」一番恩爱之后,我靠在商剑的怀里问道。  「结婚?可咱们还没有买房子呢,怎么结婚?」商剑不耐烦的说道。  只要我一提到结婚的事情他就不高兴,总能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要换往常他不高兴我也就不提了,可这次不行了,家里催了好几次了都,我妈说再不结婚就不认我这个女儿了,我翻身坐起说道:「我这几年攒下了一些钱,再加上你的,付个首付肯定够,剩下的用公积金还,我们再用剩下的钱装修和办酒席,你看怎么样?」「再说吧。」商剑看了我一眼,转向一边去睡觉了。  「商剑,我们结婚证都领了,商剑,」我晃了晃他见他没有反应,我也有些生气了背对着他躺着。  像这样不愉快的对话隔三差五的就发生一次,我都有些心烦了,可是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提起。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就起床了,做好了早餐就匆匆赶往学校,今天的晨读是有我来负责的,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学校教体育的丁力老师在学校门口徘徊着,像是有什么心事,看到我骑着电动车过来就朝我招招手,将我带到旁边,我疑惑的问道:「丁老师有什么事吗?」「商老师来了没?」丁力往后身后张望了张望问道。  「他还要等一会儿,有事儿吗?」我脸一红说道,我和商剑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这在学校是人所共知的事情,我们俩住在一起也是都知道的,毕竟还没有结婚,领结婚证的事情他们还不知道呢。  丁力犹豫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说道:「恩,有点事儿想请你帮忙,但要和商老师商量一下。」(二)  「十一去你家?」我有些为难说道。  「恩,我表弟十一结婚,我妈妈让我带你回去,一起沾沾喜气。」丁老师有些不好意思了,抓了抓头说道:「我知道有些为难,所以怕商老师误会所以我想请你们俩一起过去。」「这……,」我为难的看向一旁的商剑这个事情的始作俑者。  商剑见我看向他询问,立刻说道:「我十一要陪我妈妈我我老姨家,没有时间啊。」「那我……」没等我说完,商剑就抢过话头说道:「你和丁老师去吧,没事的,丁老师的为人我还是信的过的。」「商剑!」我有些委屈的提高了嗓音。  商剑却很气人的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怎么了,难道你还怕丁老师对你怎么样?」本来就因为昨天买房办婚礼的事情有些火气的我在看到商剑对我如此不在乎的样子后,我心彻底的愤怒了,大声喊道:「好,我去。」  「商老师,你要是不去的话,这……这不是很好吧?」丁老师有些为难,同时也有些如释重负。  「没事,你的为人我还是信的过的。」商剑说完就站起身朝餐台走去。  今天晚上是丁老师请我俩吃自助餐,自助餐在这个小城市虽不罕见,但这家自助餐的档次还是很高的,每位198元,比普通的餐厅都要贵很多。  丁老师叫我和商剑去他老家参加他表弟的婚礼时一定原因的。事情就是发生在今年的五一。有一段时间丁老师一直愁眉苦脸的,他和商剑的关系很好,都爱打篮球,有此两人在球场打完球,商剑就问他怎么最近老是心事重重的样子,丁老师就叹了口气说家里又在催婚了,可他连个女朋友呢何谈结婚的事情呢?  我们还是先说说丁老师的情况吧,他家是本县的农村的,体校毕业后就来了学校,教体育兼职县篮球队的副教练和队长,他本来是有机会留在大城市的,可是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就放弃了留在大城市的机会回到了这座小县城,他家的条件不好,上大学的钱都是找亲戚朋友借的,工作两年后才将所欠的钱还完,可是也错过了结婚最佳时机,房价涨了,而且是涨的飞快。女朋友倒是找了几个,可是一听说他家是农村的,而且在县城里还没有房子就一个个的以各种借口和他分手了。  经过几次谈对象失败之后他也死心了,他一个人在这边,住有学校的丹恩宿舍,吃就是很简单的对付着,几乎没有什么挑费,他将所有的收入全部都拿出来又向朋友借了一些,承包了村外的一片果林,果园的收入不错,可也依旧不够在城市里买房子,去年他家时来运转,经过县里的一条高速正好经过他家的果林,征地,一下子国家就补偿他家一千多万,他家一夜之间就陡然而富,这西子登门做媒的可是踢烂了门槛了,可是他却看不上了,他总觉得现在上门的那些姑娘都是看中了他家的钱而不是他这个人,所以都三十五的人还一直是单身的,可是家里面的老父母就他一个儿子,哪能不着急呢?  五一之前,他妈妈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回家相亲,他不肯,但又拗不过母亲,只得说自己已经有女朋友了,这可把老太太给激动坏了,直埋怨他有女朋友不告诉她,说周末就过来看看未来的儿媳妇。  「就为这事?」商剑笑了笑,道,「这还不简单,找个女的假扮一下不就行了!」「可是我这一时半会的上哪儿合适的呢?」丁力一阵苦恼,之前没钱时他不愿接触女孩子,而那些知道他根底的也不愿意和他走的太近,等他有钱了,主动找上的女孩子女老师不少,可他却看不上。  「你说我女朋友春玲咋样?」商剑坏坏一笑。  丁力一愣,不解的问道:「咋样?啥意思?」  商剑眨眨眼睛问道:「我说让她假扮你女朋友咋样?」  丁力一脸为难的说道:「好是好,可是你不介意吗?」  「假的,你不会想来真吧?」丁力不确定的问道:「哪能呢,她是你女朋友,她会同意吗?」  商剑拍拍胸脯大包大揽一口应承下来:「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谢谢!」丁力真挚的说道。  「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商剑搓搓手有些为难的说道。  「什么事,你说!你都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了,只要我能办到的,肯定办!」丁力好爽的拍拍胸脯道。  「我这个月手头有点紧,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商剑一脸为难的说道。  「有趣赌了?」丁力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数出两千块钱递给商剑,「十赌九败家,别再赌了。」「知道知道,」商剑拿过钱喜笑顔开的,两人分开时还不忘叮嘱丁力不要将他赌博的事情告诉我,而这也是我跟了丁力之后他告诉我的,商剑经常去赌,而且赌运很差,十次得输九次,而且每次最少都是三五百的输,直到……(三)  五一我和商剑约好是要会我家看望我爸妈的,可是……,哎,架不住商剑的软磨硬泡和对丁力老师的同情所以值得答应了下来。  五一三天的假期我做了丁力三天的女朋友,在这三天里我被丁老师的妈妈照顾的无微不至,没错,就是被丁老师那个已经快六十岁的老太太照顾着,她把我当成了亲闺女一样的宠爱。衣着朴素甚至有点寒酸的她给我买几百上千的衣服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给我夹菜,说话也总是顺着我,身在异地他乡的我很久没有感到这种犹如母亲的关怀了,偶尔去到商剑家里也总是抢着干活却还是得不到他家人的认可,哎,都是老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就这么大呢?  ……  十一长假的七天中有四天是在丁老师家里度过的,他家前年就从乡下搬到镇上来住了,自己买了块地,盖了栋独门独户的三层小洋楼,外墙贴着瓷砖,洋气又漂亮。  丁老师的表弟家没有住在镇上,现在还在乡下,但已经不误农了,在丁老师家开的豆制品厂帮忙,算是个小工头,手下管着十多个人。可别小看丁老师家的这个豆制品厂,这家豆制品厂出産的豆腐、豆皮、豆干、盒豆腐已经挤占本县和周边县市八九成的市场份额,连省城都能买到丁老实牌盒豆腐,年利润能有三四百万呢(这可是我现在的婆婆告诉我的,还说等结婚之后豆制品厂就交给我打理呢,羞涩中……)。  农村办婚礼是很繁琐的,尤其是偏僻的乡下就更是如此了,不像城里面只要你肯出钱什么都帮你处理的妥妥当当的。  在婚礼正日子的前一天我就被丁老师的妈妈带着挨家挨户的去走亲戚去了,凡是她认识的都要给介绍一下,这个是三婶子,那个是五姨,那边那个是三叔公,而这个是你舅姑家的媳妇……,林林总总我也没记住几个,只是按照丁老师妈妈的吩咐跟着她招呼,估计他们却是把我给记住了,丁老实家的儿媳妇,城里人,也是个老师,还是个教洋文的老师。  穿着高跟鞋走了一天,脚腕子都疼了,脚底还磨出了个血泡出来,晚上丁老师蹲着洗脚水进来要给我洗脚,这这么能行呢,我赶忙推辞,这时丁老师的妈妈出现在门口对我说,玲儿,让阿力给你洗洗吧,跟着东走西走的累一天了,都是我的不是,没有考虑都你穿着高跟鞋不方便,男人给自己女人洗脚不丢人!洗完脚两人早点歇着吧。说完话就把门给带上了。  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给我洗脚呢,连商剑都没有过,是什么感觉呢,酥酥的麻麻的,像是有股电流从脚底开始往上蹿,身体的温度瞬时间就提高了好多。  丁老师在给我洗完脚之后就用刚才给我洗过脚的水自己也洗了起来,他的这个举动更是让我臊的不行,浑身不得劲儿,刚刚恢复正常的体温再一次飙升了上来。  望着这间房间里的那唯一一张床和上面那唯一的一条毛巾被,我再次犯起难来,丁老师看出了我的难处,主动提出他还是像昨天晚上那样睡地上,我想了想还是没有同意让他睡地上,虽说是十月的天了,可是什么都不铺就睡在地上实在是说不去了。  我睡里面,你睡外面吧!我脸红红的说道。  好!丁老师思考了一下后答应了下来,只是他只有半个身子躺在床上,还有一半的身子是悬在外面的。  昨天一夜我就没有睡好,这是第一次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睡在一张床上,心里面总是怕怕的。  我自认还是个很传统的女人,商剑是我第一男人,也希望是我唯一的男人,我爱他,我不想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我在强自坚持了很久之后,还是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的困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是蜷缩在床与墙的那个夹角的,而那条原本改在两人腰间的毛巾被已经被我拧成了麻花裹在身上。我刚才醒的时候很有点模糊,但当我坐起身却看到丁老师正坐在床的另一头痴痴的看着我发呆,我脸一红,轻轻喊了一声丁老师之后他才如梦方醒般回过神,尴尬的伸手抓抓本来就不长的头发。  洗漱完之后一家人开车赶回农村老家,今天丁老师还要陪着他表弟这个新郎官到隔壁村去接新娘子呢,而我就作为丁家的儿媳妇跟随在『未来婆婆』的身边。  不停的有人过来打听我的身份,丁老师的妈妈也乐此不疲的一一做着回答,丁力的女朋友,丁家的儿媳妇,这就是我的标签,可这却为我引来了不小的麻烦……我虽然没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容,但也算是妙容较好,青春靓丽的那一类,尤其是我的身材更是没的说,一米六三的身高,五十公斤体重,33、24、36的黄金三围比例,一身紧身束腰碎边长裙将玲珑剔透前凸后翘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再配上小牛皮的高跟鞋,在人群中一站就如公主般成为衆人的焦点,吸引了无数艳羡和贪婪的目光,为丁力家在亲朋面前挣足了面子。  (四)  我们是婚礼的第二天回的县城,总共在丁老师家住了三个晚上,这三晚简直每晚都是提心吊胆的。  有句话是怎么说来着,禽兽与禽兽不如,可是丁老师算是禽兽不如吗?我不知道,但我从丁老师身上感到了一种可信的安全感。  回到县城后我就拖着疲惫的身体拎着丁老师家里给带来的不少土特産回到了我和商剑租住的那个房子。商剑是本地人,可他家的房子也不是很富裕,就有一套小两室,现在是他爸妈和他爷爷奶奶在住着,他爷爷奶奶原本是有房子住的,可是在商剑上大三那年被他大伯家的哥哥占去用作了婚房,本来答应一两年就买新房搬出来的,可是这一拖就是四五年的时间,那边一点买房的意思都没有了,甚至连提都不提了。  而我是外地人,按照规定在学校是有一间宿舍的,虽然不大而且还要和另外一个姐姐合住,可毕竟还是有个小窝的,但是为了和商剑在一起我还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学校的那间宿舍只是中午困极了就过去打个盹。  「商剑,商剑,快点过来帮忙!」我站在门口朝屋里叫了几声却没有人应,难道没在家?可我明明看到他的电动车就在楼下啊。  我自己换好拖鞋将两大包东西提进厨房,都没来得及归置一下就推开虚掩着的里屋门,里面很整洁干净,依如我离开的那天。  商剑这几天没住在这里?可他不住这里又会去哪里呢?他们家里现在根本就没有他住的地方啊?难道是在朋友家?我心中疑惑就拿出手机打了过去,手机通了,我也听到了他手机的铃声和钥匙开门的声音。  「商剑,你去哪儿了?」我走到门口看到一脸疲惫的商剑。  商剑擡眼看了我一眼,无精打采的说道:「去朋友家了。」  说完迷迷糊糊的走进里屋一下子就紮到床上呼呼大睡起来,我看着疲惫的商剑,无奈的摇摇头,轻轻带上房门,回到厨房开始归置从丁力老家带来的土特産,其实无非就是一些粗粮和自家家晒的柿饼和地瓜干,呃?那是?我伸手从袋子的最底下拿出一个红包,很厚,里面是一沓崭新的连号百元大钞,从01到50,整整五十张,也就是五千块,我在厨房发了会呆就走到卧室想要将熟睡中的商剑给叫醒,可是不论我怎么叫怎么摇他他都是睡的死死的,最后我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把钱放在一旁的书柜里,想着等商剑醒了再和他说这件事情,可这一耽误我就把这事给忘了。  商剑醒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了,晚上我早就做好了就等着他呢,吃晚饭就去洗澡准备睡觉,在丁老师家的这几天我是真没有睡好过,好累好困。我租住的是老式的居民楼,卫生间的窗户很小而且是封死的,再说家里只有我和商剑两个人,洗澡是不锁门的,只是轻轻的虚掩上,这样既方便说话还增加了不少的情调,比如这次,我刚进去脱完衣服打开淋浴,商剑就坏笑着倚在门口看着我,我当然知道他看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可我估计装着不知道,还故意一手轻揉着我丰满的乳房一手揉着下体,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声。我偷眼看了下商剑,只见他眼睛发直呼吸加重,连裤裆里的小弟弟都跃马扬枪了,我知道时候差不多了,就侧转了下头,用很迷离的声音说商剑,要我!  果不出所料,商剑一下就冲了进来,我早有准备在他冲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后背靠墙正面对着他了,他急吼吼的掏出鸡吧就往我身上撞来。  「疼!」我感到一股火辣辣的疼痛感,水起到的润滑作用和阴道分泌的淫液是不一样的,我一手搭在商剑的肩膀上,一手抓住了他的鸡吧,在将鸡吧一点点往里送的同时还揉捏着自己的骚屄,慢慢的商剑抽插的频率变快了,整根鸡吧也被我的骚屄给吞噬了,我的双手抱着他的头,而他的双手将我的双腿抱了起来,他的嘴咬着我的乳房,他一下一下像打桩机一样撞击着我,这样撞击抽插操了我几十下之后,他将我放了下来,拍了拍我的屁股,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我先亲了他一下,背转过身,双手扶墙,屁股翘起双腿微微分开了一些,可还没有等我准备好,他的鸡吧就朝我屁股撞击过来,一下子就顶到了我的肛门上,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他很早之前就想要操我的肛门了,可是我觉得那样很脏一直没有答应他,我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鸡吧塞进我的骚屄里面去。  随着他的再一次撞击抽插的开始我的呻吟声也开始回档在这间一室一厅房子里回荡。他的双手在我的乳房上不挺的揉捏,让我有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我努力的回头与他接吻,这种感觉让人迷醉,这一刻我感觉做女人好幸福。  这样抽插了几十次之后,他再一次拍了下我的屁股,然后坐到了马桶上,我缓了缓就手扶着他的鸡吧跨坐到他的身上,他的双手托举和揉捏着我的屁股,最则轻咬着我的乳房,我的浑身像是过电一样,我知道我要来了,而他也在之前的几百次之后快达到顶点,最终在一股热浆的刺激下,我仰起头轻哼一声达到了高潮。  自从去年和商剑领了结婚证之后我就一直没有做避孕措施也没有要求他戴安全套,每次都是射在里面,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都没有怀孕,开始还以为是我的问题,就背着他偷偷到医院做了检查,可检查结果说我身体很健康,没有问题,之后我就拉着他一起做了词检查,为了不让他怀疑,也为了再一次确认结果,我和他都做了检查,检查结果显示我俩都是正常的,完全没有问题,可就是怀不上孩子。  希望这次能怀上吧!我心里想着,只要能怀上孩子商剑就没有不结婚的理由了。  (五)  商剑将滚烫的精液射进我的阴道,浇灌到我的花心,我低下头和他死命的亲吻起来,而商剑也疯狂的回应着我,并且一只手拍打我的屁股一只手揉捏我的肉放,我喜欢这种在亲吻中达到窒息的感觉,眩晕中仿佛达到了极乐。  我的大脑一阵空白,下体不受控制的有一股水流喷薄而出,当这股热流尿出来后,我浑身像是虚脱了一般的无力,仰起头喘了几口气,这时商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尿到我身上了。  我原本就是潮红的脸这下子就更加的红了,羞的都擡不起头来了,在保持了这个跨坐姿势五六分锺之后,我终于有了点力气从商剑身上下来,背对着他照着镜子,镜中的我美艳娇羞,风情万种,迷人的锁骨,傲人结实翘挺的双峰,粉红色的乳头像是饱含露珠的小葡萄,而乳晕也是稍重一些的粉红色,小腹没有人鱼线却也没有一点儿的赘肉,细腰以下是一条完美的弧线,侧身一照,前凸后翘,简直就是传说中的双S 型身材,看的我自己都有些洋洋自得起来。  商剑站起来一把将我抱住,下巴枕在我的肩上不停的在我耳边吹着热风,一双手还很不老实的揉捏着我的傲人的双峰。  「舒服吗?」商剑轻咬着我的耳垂。  「恩!」我一脸幸福的点了点头。  「刚才潮吹了吧?」商检眼神暧昧,嘴巴和舌头在我耳边肆虐着。  「嗯!」我轻哼一声不乐意的扭动几下身子。  商检的衣服在刚才就脱光了,这时也就没有出去,我俩就在狭窄的卫生间里洗了次鸳鸯浴,我俩相互给对方清晰这身体,可能是好几天都没有做了,他有些精力旺盛,我的手刚刚碰到他的小弟弟,它就像蛇一样仰起了头,我就一手搭在他的将榜上,仰头和他接吻,一手握着他的小弟弟不停的套弄,很快它就大了起来,商检看看我,指了指下面,我摇摇头,不想口交,鸡吧的味道不好,而且总能顶到我的喉咙,非常想呕吐。  他亲了亲我的额头,一脸的哀求,我没有办法只得皱着眉头蹲下身子,双手抱住他的屁股,张口我的樱桃小口将那根已经很粗大的大肉棒一点点的含进嘴里,当我将整根大肉棒都含进嘴里,商剑很舒服点额呼出一口凉气,并用双手抱住我的头开始一下一下的前后摆动着,他的动作越来越快也插的越来越深,在我感觉实在受不了想要吐的时候,商剑停了下来,一把将我拉了起来,拍了拍我的屁股,我就转过身,双手扶住洗漱台,翘起浑圆完美的屁股,还晃动了几下,做出欢迎来操我的样子,他一手扶着我的腰一手拿着他的大肉棒就朝着我的肛门来了,只是顶了一下我就感觉火辣辣的疼,我主动伸出手抓住他的大肉棒引导着来到的我的骚屄前,等它进去一点儿后我才重新双手扶着洗漱台,并向后翘了翘屁股,让他的大肉棒进的更深一些。当他的大肉棒进到我的体内之后,我啊的一声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之后我就随着他一下接一下的撞击发出一声声啊恩啊恩的迷离诱人的呻吟声,他就如一台不知疲惫的永动机不停的抽插撞击着我,而我也如一个荡妇一般不停的呻吟着,就在我快要迷离在欲望之中的时候,商剑突然停了下来,大肉棒也从骚穴中拔了出来,一股空虚之感袭上心头,就在我要回头看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商剑一把将我抱起,三步两步冲进卧室将我丢在床上,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呢,他就架起了我的双腿一个冲刺就将整根大肉棒插了进来,刚刚失去的充实感再次回来了,我又开始随着他的一下一下的抽插发出一声声让人迷醉的呻吟声。  这一次商剑特勇猛特持久,不仅老汉推车、狗爬式、老树盘根等姿势都做了一遍,还在观音坐莲上坚持了差不多十分锺,把我都快累散架了才终于射了出来。  可能是前几天没有睡好,可能是昨晚太累了,可能这两者的原因都有吧,反正我和商剑一直睡到转天的中午才醒,而且是被他妈妈的电话叫醒的,告诉我们晚上他大伯请客吃饭,让我们早点到。  一说起商剑的妈妈我就想起了丁力老师的妈妈来了,都是孩子的妈妈可怎么差距这么大呢?  商剑的妈妈从我跟着商剑来到这个小县城开始就不喜欢我,有人要问了,她为什么不喜欢你呢?你长得也不错,身材更是没的说,工作也是人人羡慕的老师,她凭什么不喜欢你呢?其实这很简单,因为钱,其实也是荒谬的。  商剑的家庭其实以前是很好的,两人都有工作,而且还是事业编呢,要不是因为太贪心也不至于这样。  他家原本给商剑攒了几十万买房娶媳妇的钱,这些钱都被他妈妈偷着拿到一家投资公司做了理财,可是就在前年也就是商剑和我毕业的那年,那家投资公司的老总捐钱跑路了,这一下子他家的日子从天堂一下子就掉到了地狱,直到这时他妈妈才向他爸爸说了实话,一夜之间从百万富翁变成了一无所有。落差之大可想而知,而她却将这一切全部归罪到我身上,说全部都是我给她家带来的霉运。  晚上吃的不欢而散,他大伯家提出让商剑家还钱的事情,原来她不仅将家里的几十万全部投了进去,还想商剑大伯家以每月百分之一的利息借了十五万,她每月从中吃百分之一的回扣。  「都是你,别人家娶媳妇都是带车带房带存款的,你倒好,什么都不带也就算了,还带来了一身的霉运!」商剑妈妈还没酒店的门就指着我的鼻子骂上了。  「阿姨,我……」我刚要开口解释,就被商剑妈妈抢白了,再次站到我面前指着我,道:「你什么你,我说冤枉你啦,要不是你带来的霉运,我家好好的一个月一两万的利息吃着,可为什么你一来那个老板就跑了,还不是你害的。」「那是您太贪心啊。」我委屈的说道。  「你瞎说什么!」商剑瞪了我一眼。  商检妈妈见儿子站在自己一边就更加来劲了,开始跳起脚来骂我,「就是你个乡下来的小丫头害的,我们前楼孙阿姨家的王祝只是个小学老师,娶的那个媳妇,你看看,有待房子有带车的,还带着一个临街的门脸房呢,我家小剑是名牌大学毕业,重点学校的老师,要是在当地找怎么也得找个和王祝那个差不多的,可他就是太善良才找了个你这样的,什么都不带就带着一身霉运。」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真是无地自容了,感觉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扭头重开人群跑了出去。  我一路走一路哭,漫无目的的在黑夜里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处很荒凉的地方,直到这时候我才感觉到害怕,就在我要掉头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从黑暗中窜出两个人来,穿着流里流气的,染着黄头发,一看就不是好人。  「小妞,挺漂亮啊!寂寞不,玩玩啊!」一个小青年坏笑着朝我走了过来,「你们干嘛,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喊人啦!」我惊恐的四处张望不住的后退着伺机而逃。  「喊人,你看看这四周像是有人来的样子吗?我们跟着你可是很久了。」另一个人一脸淫笑着。  「姐们,走,咱们玩玩,看你哭的这么伤心肯定是你男朋友欺负你了吧,走,跟我们玩玩,报复报复他,还能让你开心快乐。」「别过来,啊。」我尖叫一声扭头就跑,可是我穿着是高跟鞋,穿的是短裙,根本就跑不快,刚跑出几步远就被两人小混子给追上,一人抱住我的腰一人架着我的腿就往道边的小树林里擡,擡到小树林边上找了个有草皮的地方把我一扔就扑了过来,我死命的挣紮,可是他们两个人一个按着我一个脱我衣服,很快我就被剥光了,我绝望了,我的声音都喊哑了,可是就是没有人过来。  「是春玲老师吗?」就在我快要绝望认命的时候,从道边有人走了过来。  「救我救救我。」我听到终于有人过来了,最后的希望我必须抓住,我用最后的力气喊了一声,双脚和双手也有了力气开始不住的乱蹬,不让两人得逞。  「滚,别坏了爷们的好事。」小混混很气愤,朝着路边喊了一声。  「放开他,赶紧滚。」来人并没有被吓走反而来的更快了,转眼就进来了。  「呵呵,还真有不怕死的。」一个小混混站起身从地上捡起一条锁链,轮着就冲了过去,另一个也放开了,在一边找了找,拿起一把看到也冲了过去。  「呦呵,还是个练家子,哥们给个面子,别妨碍哥几个的好事,最多分你一水,等哥们玩过了让你,我操,动真格的,二子,砍他,」「哎呦,操!」  「啊!」  「当!」「操,我的链子被他抢了,二子小心!」  「当!」  「啊!」「哎呦!」「我操,这是他妈的不要命啊,快跑。」  我抱着衣服蜷缩在一颗树底下,看着那边的搏斗的情景,一个大汉不要命似的往前冲,用后背硬接了一下铁链,反手就抓住了铁链飞起一脚将踢到拿着铁链的那个小混混的手腕上,接着就是一轮铁链抽打在了小混混的身上。然后双手各自攥住铁链一头,往上一举将砍下来的刀拦了下来,之后一甩铁链将刀打飞,冲上去连抽两下,一脚揣在一个小混混的肚子上,又回身一脚将另一个踹到,两个小混混见实在是打不过他就爬起身跑了。  「是春玲老师吗?」  「丁老师?怎麽是你?」直到救我之人走进我才凭借着声音和模糊的轮廓认出是丁力老师。  「我刚才也在明月楼,听到外面有人吵架就出来看看,正好看到你跑出去,当时觉得像你但没有确定,直到看到了商老师一家后我才知道刚才跑出去的是你,我就追了出来,可是却没有看到你的人影,之后我就四处寻找,可怎麽也找不到,最后才向这边找了过来,这是出县城的路,前面还在修路根本没有人过来的,你怎麽走到这里来了?」丁老师不好意思的额解释着。  「我……我也不知道我怎麽会走到这里的!」我一想心有余悸,正好一阵风吹来,我冻的打了个哆嗦,才意识到我还是光着的,擡起头看见丁力正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胸口看呢,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丁老师,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要穿衣服。」「哦,好,」丁老师尴尬的笑笑,站起身走了出去,在外面还是背对着我的。  我摸黑一件一件将散落的衣服找到后又一件件的穿上,其他衣服都还好,就是上衣上面的两个扣子被扯掉了,只能将整个胸罩裸露在外面。  我一手拽着衣服一手撑地想要站起来,可是这时候才发现我的脚崴到了,我疼的哎呦一声又坐了下去。  「怎麽了,春玲老师?」丁老师听到我的叫声跑了过来,可跑了几步就停住了,问道。  「我的脚崴了。」我扶着树勉强站了起来,可是想要迈步就不行了。  「来,我抱你!」丁老师走过来说道。  「啊!」我有些犹豫不知所措,正在发愣之间他一把将我抱起来朝外面走去,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他。  路边停着一辆小轿车,他来到车旁按了下车钥匙,汽车响了一下,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小心翼翼的将我放进去然后又托着我的腿一点点的将脚放平,他没有问我要去哪里,而是直接载着我来到了县医院,挂的急诊,照片子跑上跑下的一阵忙活。  一位老医生在看完片子后说道:「她的脚只是崴到了,没什麽大碍,三两天就难呢过下地走路,可是小夥子,你后背的伤得去看看啊,挺深的,不止血的话流血都能流死你!」「没事,我皮糙肉厚的不碍事!」丁力憨憨一笑,蛮不在乎。  直到这时候我才发现丁老师的后背已经被血给染红了,从肩膀处一道血槽斜着下来,这应该就是丁老师抢夺铁链子时挨的那一下子,也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刚才他爲什麽是抱我而不是背我了。  「去上点药吧!」我开口劝道。  「好吧,那你……,」丁老师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你推着我一起过去吧!」我想都没有就脱口而出,不知爲何,我觉得和丁老师在一起很有安全感。  丁老师推着我到一楼急诊室上完药又去拿了点我和他吃的药后才送我回家。  一路上,我无数次的犹豫着是不是要给商剑打个电话,可最终还是放弃了,我一个人离开他都不关心我一下,我凭什麽要主动给他打电话,我刚才差点被人轮 奸,我还委屈着呢,到了我租住的房子楼下,还是丁老师抱我上去的,丁老师刚走,我的电话就响了,是商剑打来的,当听到商剑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的时候,我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57秒 8次数据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