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官场少妇—张梅】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官场少妇—张梅】
  • 点击数:加载中
张梅,28岁,江城市委宣传部科长,长着一张标准的美人脸,曲线玲珑的肉体配上娇柔白嫩的肌肤,一头又长又黑的秀发总是保持在恰当的长度,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双乳总把身上的衣衫撑得高高隆起,分外醒目,特别是婚后,经过男人的滋润,更显出一股妩媚动人的成熟少妇风韵。  张梅的老公李文哲32岁,江城市委办公室副主任,平日里跟着市委书记高强忙里忙外。  最近,市委又要调整科级干部班子。这对一大批准备升迁的人来说。 这天晚上,夫妻俩吃过晚饭,正在家里看电视。张梅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乌黑的秀发整齐地披在身后,直达腰部,平添几分风韵,胸前高耸的双乳把睡衣撑得高高隆起。  李文哲坐在张梅边上,顺着开着的领口只见白嫩肥满的奶子在她胸前堆着,深深的乳沟分外诱人,心里一荡,伸手抱住了张梅,底下的阳具开始发涨。 李文哲把张梅压倒在沙发上一边狂亲着一边解她的睡衣。  「你干什么,冒失鬼。」张梅嘴里嗔骂着,脸上却带着娇艳的笑容,任其宽衣解带,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脱得精光,只见那张俏丽无比的脸庞,白洁如玉的胸脯,高挺丰满的双乳、平滑如镜的小腹、圆润性感的胯部、黑亮丛生的阴毛、修长丰腴的双腿,无比不是女人的极致,处处涣发出诱人的光芒。  「老婆,你好美啊。」李文哲飞快地脱了裤子,挺着早已硬翘无比的阳具扑了上来,张梅身体靠坐在沙发上,双腿高高翘起分开,李文哲的下身一贴近她的下部,张梅的双腿便圈了过去,紧紧夹住了他的腰。李文哲的阳具熟练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顺着湿湿的沟道,直插那销魂洞口,里面已是淫水泛滥,粗大的阳具一插进去,立即被软软的暖暖的阴道壁紧紧包住,随着阳具的抽送时收时放,张合有致,紧缠不已。  张梅双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刚才还紧缠在他腰上的双腿已放开,搭在前方的茶几上,大腿根处张得开开的,阴户紧紧套住大肉棒不断地扭动,低头看去,那根红通通的阳具在阴毛间进进出出,煞是好看。  李文哲卖力地挺动着屁股,把阳具直顾往里送,拍打着张梅的屁股阵阵作响,淫水随着抽插不停地涌了出来,直往沙发上掉。  张梅在他的强力冲击下,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  两人急弄了十余分钟,终于高潮爆发,齐齐泄了,软趴在沙发上直喘气。  「阿哲啊,听说要调整科级干部了。」张梅紧紧搂着李文哲的身子,一双嫩手在他背上抚来摸去。  「是啊,你也知道了。」李文哲把头埋在她两个高耸的乳房间,清幽的乳香混着一丝汗味在鼻子边飘来飘去,醉人心田,禁不住伸出舌头在暗红的乳蒂上轻吻起来。  「你有什么打算?」张梅笑着把乳头从他口里拉出,「别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没什么打算。看人家高书记怎么安排罢。 」李文哲自觉自已跟着高强干了那么久,这是他最后一次大调整干部了,按理会给自已安排一个满意的单位。  「你不去跑怎么会有安排,我看你这两天要到高书记家去一下,送点礼,人家都在动了呢。」张梅说。 「叫我去送礼?我做不来,人家是人家?」李文哲坐了起来,「你叫我回家就为这事?」「不为这事为什么,你这人什么都聪明,就送礼拍马屁一窃不通,照这样你一生也升不上去。」张梅气鼓鼓地站起来,光着身子走进了卧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整个人都埋在了里面。  「你别生气嘛,别生气,我真是做不来,要我去送礼我宁可不做什么官。」李文哲走过去凑在张梅的身边安慰着她。  「你不当官可以,可你想过我没有,想过儿子没有,你官当得大,我这个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以后儿子在学校老师都要重看他一眼,还有你的父母亲呢,你的兄弟姐妹呢。」张梅掀开被子坐了起来,对着他连连叫唤。  「是,是,你说的我都懂,谁不想当官,但我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官,不是买来的送来的,这样我才当得有滋味,有价值。再说上次我没送礼人家高书记不是也提了我嘛,这次他不会亏待我的。」李文哲把张梅抱在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你!你……」张梅望着李文哲刚毅的脸容,一泓泪水不禁夺眶而出,心里隐隐作痛。「他不会知道的,他不会知道他这副主任是怎么来的,天啦,我该怎么办。 」「你怎么啦,怎么啦,这点事都哭。」李文哲不禁慌了,忙着拿纸巾给她擦泪,张梅一动不动任他忙着,心里却想着三年前的一幕。  三年前,李文哲突然被提名为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人选进行考核,让市委办那几个争得很厉害的科长大吃一惊,李文哲也觉有点意外,张梅更是很兴奋。 她不顾父母反对,跟了李文哲,父母一直都不太爱理她们夫妻俩,但一听说李文哲要提干,父母亲破天荒来到她那简陋的宿舍看望她们夫妻俩,一些平时没跟她联系的同学朋友也电话一个接一个地打,祝贺的话说了一箩筐,真是让她心花怒放。  那天一上班,突然市委书记高强打来电话,叫她去他办公室一下,她有点奇怪,高书记从没叫过她,她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叫她去干嘛呢。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她走进了高强的书记办公室。  「是小张啊,进来坐,你坐。」高强一见她进来就从宽大的老板椅上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着,双手有意无意地把门关上了。  张梅局促地坐在了真皮沙发上,她一落座,高强就紧挨着她坐了下来,她一慌,赶紧挪开去,高强笑道:「小张,你当我是老虎啊。」「没有,没有。」张梅脸上红晕顿上,俏丽的脸庞更显可爱。  「李文哲有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妻子真是幸福啊。」高强笑了笑说:「小张啊,你说这次提拔李文哲,谁的功劳最大啊。」。  「当然是高书记了。」张梅看到高强的身体又移了过来,心里一紧张,却不敢再移身子。  他的大腿有意无意地靠着了她的大腿上,那天她穿着西装短裙,坐在沙发上裙子往上缩,大半个白嫩丰腴的大腿露了出来。  「你真聪明,这次干部调整,真是竟争太大啊,说情的递条子的数都数不过来,有关系的都安排不过来,可你家李文哲讲都不跟我讲一下,我真是想提他都没办法,后来还是想,我何必跟他书生生气呢,再说看在你的面子上也要提他一下啊。」高强说着就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  「是,是,他什么都不懂,书记您多担待。」张梅心跳快得要命。他那双毛绒绒的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一种难受害怕的感觉迅速在张梅全身扩散。张梅把脚移了移,但他的手却不放开,反而得寸进尺地往上摸。  「书记,你别这样。」张梅伸手用力把他的手推开了。  「小张,我好喜欢你,我提拔了李文哲,你怎么也得意思意思吧。」高强说着一把抱住了张梅性感的身体。 「别这样,书记。」张梅拼尽全力挣脱了高强的拥抱,站了起来,「我不是那种轻薄的女子,你提了文哲,我们会感谢你的,我叫文哲把礼补上。」「小张,你别傻了,李文哲现在快三十了,副科级这次上不去,恐怕得等好几年后了,好几年后能不能上也难说了,市里马上就要分房了,没有副科级的恐怕还得往后站,下一次不知猴年马月了,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要送我礼我收都收不过来呢,就说女人吧,想往我身上靠的多得不得了,我还懒得要呢,我就看你顺眼,我向你保证,就一次,你跟我一次,我把李文哲提上去,以后保证不找你了,女人我玩不完呢。好不好,好,你就过来,明天开常委会,李文哲就是副主任了,不好,你出去,我叫组织部马上把李文哲的名单去掉。」高强坐在沙发上,看着张梅,端起茶来一边喝着一边盯着她曼妙的身体扫来扫去。  「怎么办?」张梅听着高强要挟的话语,心里浪滔翻滚,她不想做出对不起李文哲的事,她的良心、她所受的教育告诉她不能接受这种条件、她应该摔门而去,但她这一去,李文哲的提拔就泡汤了,亲朋好友又会冷眼看待他们了,他们的房子肯定分不到了,这,这……」「小张,人要看开一点嘛,官场上讲究一句话,不择手段,只有这样才能出人头地,是不是。」高强站起来走到张梅的旁边,双手一伸就抱住了她,头俯在她的耳边轻轻说着,手利索地解着她的衣扣。怎么办,怎么办,张梅只觉脑海一片空白,一会儿见到李文哲在骂她: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一会儿见到父母、朋友、同事一齐拥到新房道贺巴结,金壁辉煌。  在她混混沌沌间,她的上衣已经敞开,挺拔的双乳跳了出来,乳罩被扔到了地上,短裙被褪到了地上,黑色的内裤也已经不知道被扔到了何方。当一根粗大热烫的阳具从后面直插她的股间时,她的大脑突然清楚起来,大叫道:「不,不要。」身子奋力扭动,欲要挣开高强的怀抱。  「来吧,宝贝。」高强紧紧地抱着她的娇躯,硬硬的阳具奋力往前插,顶在了她的阴道口,老练地插了进去。一种陌生的充实满从底下升起,张梅身体一软,心里暗叫道:「完了。」一行眼泪滚落下来,滴在茶几上啪啪作声。  「别哭了,你看我不会比李文哲差吧。」高强将她推倒在茶几上,让她趴在桌面上,屁股向后翘起,又快又猛地在后面抽插着。这是张梅第一次被男人从后面干,一种陌生的刺激感从心中升起,只觉阳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李文哲从没到达的深度,时不时碰到里面敏感的软肉,每一次碰触都会激起一股强烈的快感,忍不住前后摇着屁股,寻找着他的抽插节奏,往来迎送起来,眼角的泪水渐渐干涸,红晕再度涌上脸庞。  「这样好,好。」高强明显感到了张梅的变化,看着她一对丰盈的乳房在身下随着他的抽插前后晃动着,疼爱不已,身体略往前倾,伸手捞起了一只乳房,边干边揉起来。张梅只觉阴道内快感越来越强烈,淫水如决堤的洪水直泄而出,一种罪恶的快感升了上来,羞耻之心悄悄消失,身体随着本能的驱使摇动着,口里忍不住发出呻吟声。  「阿梅,你真漂亮,真好,爽不爽,爽就大声叫出来嘛。」高强兴奋地干着,把头俯下身凑到她的脸边吻着,「来,让我亲亲。 」张梅心中觉得不妥,可欲望却驱使她把脸转了过去,俏眼含春地望着高强,嘴唇因呻吟着微微张开,高强立即张口凑了过来,与她的红唇吻在了一起,舌头直往她口里钻,张梅闭嘴坚持了一下就松开了口,他的舌头立即伸了进来,在她口腔里乱窜,她舌头轻起,立即紧缠在一起。  高强口里含着张梅的舌头,手捞着她的丰乳,底下有节奏地干着,两具肉体紧缠在一起,你来我往地肏弄起来,进入迷狂境界。两人一阵紧吻,吻得透不过气来才松开,高强喘息着说:「这样爽不爽。」「不跟你说。 」张梅对他娇娇一笑,妩媚无比,高强看呆了,屁股猛地挺动了几下,说:「你把头发解下来看看。」「不要嘛,怕麻烦。」张梅扭着腰肢,雪白的躯体分外诱人。  「解开嘛,解开好看。」高强停住抽插,双手舍了丰乳要来解她的发辫。 「你别动。」张梅止住了高强,挺起腰身,双手伸到后面解开了发辫,头甩了几甩,一头长长的黑亮的秀发披满了胸前背部。当张梅立起身时,高强的阳具脱了出来,于是高强把她抱起放到沙发上,让她背靠着沙发,提起她的双腿,立在沙发边干了起来。  张梅把一头披散的秀发拢齐,分成两边从肩上披落到胸前,只见雪白的胸脯前两缕秀发披散在两个丰乳前,随着高强的挺动,身体不停地晃动着,秀发在跳跃的丰乳边抛来抛去,黑白相间,别有情趣,直看得高强眼冒金火,越插越猛,一阵狂动后一泄如注,把一股浓稠的精液全注入了张梅的蜜穴深处,射得张梅不停地喘息。  「从没这么爽过,真是太好了。」高强压在张梅美艳的肉体上,双手恋恋不舍地摸着她曼妙的肉体,嘴在她的俏脸上不停地狂吻着。张梅被他肏弄得高潮迭起,第一次尝到了偷情的妙处,心里也是回味无穷,抱着他的身体,跟他热情的回吻着。  「不比你家那个差吧。」高强笑着问张梅。  「别讲了。」张梅把脸别到一边。  「我随便问问嘛,只是有点想知道。」高强的舌头在她耳朵边吻着。  「差不多,不过他没有从后面干过。 」张梅转过头来,说了一句脸不好意思地低了下去。其实张梅感觉今天的高潮似乎异常猛烈,以前和丈夫肏屄时好像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快感,只是这种感觉她无法说出口。  「这样都没干过,其它姿式有没有干过?」高强大感兴趣,开始调笑起来。  「还有什么姿式,他一直只用一种姿式。」张梅的头又抬了起来。  「那我来教教你。」高强的手又在她的乳房上摸了起来,下边的阳具又开始变硬。  「不要了,我要走了,你不是说只干一次嘛,我不会再跟你来了。」张梅要站起来。  「我是说只一次,就这一次嘛,以后保证不找你了,但你要让我过足瘾嘛,你看我下面又硬起来了呢。」高强的手在她乳房上有技巧地按捏着,下边缓缓挺动,让硬起来的阳具在她股间磨擦。  「你怎么这么快,会不会有人来啊。」张梅的淫兴又起。  「不会的,我不开门谁也进不来,让我好好教你几招,回去你好侍候那书呆子。」高强淫笑道。  「你不要再提文哲了,再提我不来了。」张梅虽与高强淫乱,但决不想让他取笑李文哲。  「好,好,是我错了,来,你坐起来。」高强翻下张梅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把一丝不挂的张梅拉坐到他的大腿上,「你坐上面,从上面套进去。」高强扶着硬翘的阳具对张梅说。 张梅大为惊异,心想还能这样弄呢,扭扭捏捏抬起屁股往上凑,笑着说:「这样行不行?」「保证行,很爽的。」高强抱起她的屁股,让阴道往阳具上凑,「你把你那小穴儿分开点,对,坐下去。」张梅两脚蹲在沙发上,一手扶着阳具,一手分开阴唇,对准洞口,随即把身体小心往下压,感觉到阳具一点点往里钻,一种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心中不禁兴奋起来,用力一压,阳具应声而入,直插到底,直觉插进花心深处,抵近住子宫口,好深啊,屁股忍不住动了动,她一动,阳具就在阴道里动,搞得里面痒痒难耐,不由越动越快。  「好,好,你很会弄嘛,上下动一动,对,就这样。」高强抱着张梅雪白的屁股,抬着她一上一下地套动着。张梅套动了一会,就掌握了动作技巧,只觉这种姿式干起来,插得又深又能自已想让它往哪就往哪,主动权掌握在自已手里,强烈的刺激感涌上心头,双手按在高强身体两边的沙发背上,双腿半跪着,扭动着身体,不时变换着角度,让阳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后地在阴道里进进出出,干到忘情处,不时摇头摆臀,秀发猛甩,胸前两个丰乳更是晃荡不已,乳波阵阵。  「好爽,好深。」张梅忘乎所以地挺动着身体,口中浪叫声越来越大。高强看到美丽动人的张梅放荡到如此程度,心中更是兴奋无比,屁股不停地上下挺动着配合她的套动,双手更是忙个不停,时而抓住她的双乳揉按,时而抱着她的屁股帮着提拉,时而搂住她的细腰,时而挺起上身吻吻她的红唇,口中更是不停地叫喊着:「干得好,好爽,用力,快点。 」张梅一阵猛套,很快就弄得香汗淋漓,淫水四溅,快感如潮水般涌上来,很快就淹没了自己,只听她大叫一声就倒在了高强的身上,阴道里精水四溢,顺着阳具直往外流。高强刚泄了一次,这次却比较持久,一见张梅不行了,立即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一条腿,从侧面插进来,用力抽插着,张梅刚泄了身,软软地伏在沙发上,娇喘地说:「你这色鬼,到底有多少种姿式呢?」「六六三十六种,今天我一一演给你看。」高强说着把张梅弄趴在沙发上,整个人压在她背后,从屁股后面插了进去。  「随你啦,这跟刚才从后面干差不多嘛」,张梅双手撑住沙发。 「你再动一下。」高强说着把张梅拉成侧身躺着,自已侧身从后抱住她,从后面侧着抽插,边抽插边说:「这样不同吧。」「是不同。」张梅笑着回头吻了他一下,「就你鬼花样多,这样挺舒服。」身体也轻轻前后扭动起来。「有人说这样躺在床上可以做一个晚上呢。」高强笑着说。 「吹牛吧。」张梅反手搂着了他的大腿。「那什么时候我们试试。」高强一手伸到前面握着她的丰乳搓着。  「别想了,今天随你怎么轻薄,明天以后你别想碰我,这是你答应的。」张梅头脑还清醒。  「好,好,我服了你了。我说话算数,今天看来要把所有精力用来对付你了。」高强猛地把张梅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然后把她的双腿架在肩上,立在桌前卖力大弄。整整一个下午,高强变换着姿式肏弄张梅,把张梅干得死去活来,过足了淫瘾。 第二天,市委常委会通过了李文哲任市委办副主任的任命。  三年来,李文哲始终不知道他这个市委办副主任是老婆用肉体为他换来的,而张梅也始终未再让高强肏弄过。 如今又要调整干部了,张梅眼看丈夫升迁无望,心急如焚,因为她知道要提拔一官半职多么不容易,而上次李文哲提个副主任有多累也只有她才知道!别人哪里知道呢?不过也值,当了副主任确实不一样啊,住房,车子,票子,面子,样样有了,如当了一个更大的官,不知会是怎样呢?是不是再去找高强一次呢,如果再去找他,免不了又要被他肏弄一番。因为她知道,从高强平时的眼神可以看出,他对自已的肉体还是迷恋不已的。  张梅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在第二天下午拔通了高强的办公室电话。「喂,谁呀?」电话里传来高强粗重的口音。  「是我,张梅。」张梅轻轻咬了咬嘴唇,虽没看到高强,脸却已红了,就像做了小偷被人抓住了一样。  「是小张啊,稀客,稀客,有什么事吗?」高强异常兴奋,心想,这妮子终于耐不住了,权力这东西真是好,他可以让圣人变贪官,让贞妇变荡妇。 「我家文哲这次不知有没有希望?」张梅顿了顿,干脆直话直说。 「有啊,我怎么会不考虑呢。考虑到市委办要提几个年轻的副主任,我准备让文哲去地方志办当常务副主任,主持工作。」高强说。 「什么地方志办,你不会做得这么绝吧,人家好歹跟了你那么多年。」张梅不禁大惊失色,心中虽想到很多,但主要是想能不能提,没想到高强这人会这么绝,不去巴结他不但不提,还要往火炕里推,地方志办那是个清水衙门。 「我说张梅啊,地方志办又怎么啦,也是个正科级单位,都是为党为政府工作,哪里不是一样啊。」高强哈哈大笑,张梅彷佛看见了一头老虎,在吃人前的得意忘形的模样。「没办法改了么?」张梅咬了咬牙,终于准备低头了。  「我要改就可以改,现在岗前镇的党委书记人选还没定,其实李文哲去当完全够格,关键看你的态度了。」高强抛出了他最肥的诱饵,这个全市最富有的镇的一把手,当上了就意味着下一步要跨入市一级领导班子了。这个职位太诱人了,有好几个来头很大的人来要这个职位,都被他顶住了,他要把它用到自己最需要的地方,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再干一次张梅这个气质高雅的美妇人更妙的事了。  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也被这个职位震住了,哪可是全市最肥的缺,现在它就在自己眼前晃荡。多诱人的饵啊,就等你上去咬了。张梅没有再多想,事实上,昨晚她想了一个晚上了,为了李文哲的前途,她已准备再牺牲一次。  「要我什么态度,我上次态度不是很好么。 」张梅发出轻声的娇笑。「好,好,你现在就来我办公室吧。」高强兴奋地放下了电话。  张梅整了整衣服,向高强的办公室走去。五分钟后,一场肉体大战就在高强的书记办公室里面套间的床上展开了,高强为了好搞女人,在办公室搞了一个套间,里面放着床,成了他的销魂之所。  「你的皮肤真白,奶子怎么越来越挺了。」高强赤身裸体地伏在一丝不挂的张梅身上,手口并用,在她那美到极至的肉体上尽情的摸着吻着,随着他的抚摸亲吻,张梅发出阵阵销魂的呻吟,娇躯紧紧缠着他的身体,一手搓着他的阳具,一手抚着他的背部,浪态尽显。 「好爽,你骚起来真好看,比上次进步多了。」高强双手把她的大腿分开,把阳具顶在了湿湿的阴道口,在洞旁的嫩肉上磨擦着,却不放进去。「好痒,你插进去嘛。」张梅被高强这个情场高手一番抚弄,已是欲火高涨,屁股直往上挺,想把阳具吞进去。  「你叫老公我就进去。」高强对上次她不准他讲李文哲犹有心结,打算这次要好好刹下她的锐气。  「老公,你进来嘛。」张梅心想反正事情都做了,干脆放开点,让这个老色鬼玩高兴点,一举把职位定下来,对了,完了后还要给他一点希望,让他贪吃保证不让职位飞了。心里想着,口里叫得更浪了,「亲亲老公,你进来吧,我求你了。」高强本来对张梅就动火久了,现在见了她这样子,如何还奈得住,大叫一声:「骚货,我来了。」屁股用力一挺,阳具直插而入,七寸长的阳具一下到底,随后提着她的双腿压下去大干起来。  张梅把双腿高高翘起,红色的高跟鞋没有脱下,随着高强的大力抽插,双腿不停地摇晃着,白嫩的小腿配着红色的高跟鞋划出道道美丽的弧线。久别的偷情滋味把张梅刺激得每个细胞都兴奋起来,全身心投入到与高强的肏弄中去,你来我往,变着花样大干起来。  「今天是不是又要玩遍三十六式啊?」张梅与高强面对面地抱坐着,她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身体不停地起落跳跃,随着她的套动,美丽的丰乳像两只小白兔欢快地跳着蹦着。  「现在不止三十六式了。今天要让你尝尝鲜。 」高强用力抱着她的白白鼓鼓的屁股,托着她的身体上下套动着,阳具在她的双股间进进出出。  「那你使出来啊。」张梅浪浪地叫道。两人直弄了二个多小时才完事,张梅被肏得高潮迭起、浑身发软,高强也在张梅的穴里射了三次,把张梅的肉穴灌满了精液,直到两人起来穿衣时,高强的精液还从张梅的穴里不断涌出,顺着大腿直往下流。  「你放心,我保证让文哲当上岗前镇书记,他又年轻又有文凭作事果断,肯定胜任,我还要把他树为这次调整选人用人看德才表现的标兵呢。」高强恋恋不舍地揉着张梅高耸的乳房。  张梅此时已穿上了紧身裤,一头秀发向后披散着,上衣敞开着,把那对高挺的美乳让高强尽情把玩,双手吊在他的脖子上,俏脸紧贴着他的黑脸,香唇在他脸上亲个不停,娇娇地说:「谢谢你啦,你真好。」「我这么好,你以后会不会想我啊。」高强忍不住伸到她的大腿根摸索着,隔着裤子按着她的阴户。  「当然会想你,你这么会肏,让人越来越喜欢了。」张梅从他开着的裤裆伸进去,找到那根软软的阳具抚摸着。「我还想再让这根宝贝肏弄肏弄呢。」「那你明天上午再到我办公室来肏一下,常委会下午开。 」高强说道。  「好啊,不过你今晚可别搞别的女人了,不然明天上午不行我可不依。」张梅越发骚了。  「保证让你求饶。」高强在她的奶子上狠狠按了一下,放了手,来拉裤裢。  「那明天见分晓。」张梅在他嘴上重重亲了一下,向门口走去,临出门前转身向他抛了个媚眼,才扭着性感的屁股走了出去。  第二天上午一上班,张梅就接到了高强的电话,让她去一下。张梅今天特地换了一身紧身筒裙,里面什么都没穿,她一走进去,高强就把她按在办公桌上,捞起她的裙子就干了起来。  「这么急干什么。 」张梅翘起双腿,双手扶着他的双肩,承受着他越来越急的抽插。「等下组织部长要来跟我确定最后的人选,赶紧过瘾一下再说。 」高强屁股急急挺动,阳具在张梅的阴道中快速进出,击打得屁股阵阵作响,娇肢乱颤。  「你真是争分夺秒啊。」张梅笑笑说,双手解开了头发,让秀发披散下来,又把筒裙从上面脱到半身,露出两个丰乳,双手在双乳上按搓着,轻咬着嘴唇,半闭着眼睛,「噢……哎……呀……嗯……」地轻声的吟叫着,把高强刺激得很快欲火高涨,猛插了几百下就一泄如注了。  当天下午,市委常委会如期进行。李文哲升任岗前镇党委书记,张梅升任市文明办副主任。  这天,张梅接完一个又一个祝贺电话,刚想要去洗澡时,电话又响了,她一接,高强爽朗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样,我没有让你失望吧。」「谢谢,谢谢」一直觉得讨厌的声音此时在张梅耳朵里听起来却是非常亲切。「你怎么把我也提了呢,我可没向你要啊。」张梅真是开心,她一心只是想给丈夫争取好的职位,没想为自已争点什么,但没想到高强竟给她提了个文明办副主任,也是科局级干部了。  「我觉得你的能力完全胜任,这可和别的没关系,完全是你的能力和工作得到的。」高强很会夸人,知道怎样讨女人的欢心。  「我知道啦,反正谢谢你,你真好。」张梅笑着说。 「有没有空,我在办公室。」高强说道。  「这……这……」李文哲被一帮同学拉到外面去庆贺了,家里没人,想着高强的好处,想起他那强有力的抽插,阴道不禁湿了起来。  「来吧,一会儿就好,我特别想你。」高强温柔地说。 「好吧,我马上就来。」张梅放下了电话,略化了化装,走出了家门。 「来,让我为李书记高升干杯。」在市区一家酒家里,一个又一个同学向李文哲敬酒,李文哲爽朗地一口一口喝下。  「来,让我好好疼你。」就在李文哲与同学们在尽情干杯时,高强也在办公室里尽情地干着李文哲的老婆,挺着硬硬的阳具在张梅那销魂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张梅大叫道:「好大啊,轻点。 」「好,那就轻点吧。」高强把阳具停住不动,轻轻地磨着。  「你干嘛不动?」张梅双手撑在办公桌边,翘着屁股让高强从后插入,丰乳在下面晃晃荡荡。  「你不是让我慢点嘛,到底是要快还是要慢。」高强抚摸着她白玉无瑕的背部、臀部,挺身抽插了一下。  「要你快点,用力点。 」张梅筛动屁股,把阳具前后套着,十足荡样。「好。」高强大吼一声,屁股快速大抽大送起来,张梅的浪叫声随即响起。  又一个官场荡妇降生了。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51秒 7次数据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