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校园春色
  • 在全校面前暴露调教美少女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在全校面前暴露调教美少女
  • 点击数:加载中
李明成。  这是在这个县市最具影响力的一个名字,拥有一间高中、一间大学、一家饭店,同时也是国内一间科技大厂的董事长。  人脉极广,黑白两道都有结识,因此在地方上几乎可以说是霸主般的存在。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成就也让他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心爱的老婆。  如果可以选择,李明成愿意舍去一切成就来换回自己心爱的妻子。可以说,事态变成今天这般,他完全也不想要。  而现在,他要对造成这一切的那个人进行复仇,最残酷的复仇。  而对象仅仅是一个即将成年的高中女生。  他要让她过上比人还不如的日子。  「老爸那我们先出门了!」  一名少年在诺大的玄关向屋内喊道。他是李明成的两个儿子之一,名叫李坤。  李坤的手上牵着一条狗链,而这条狗链连着的却是一个人。  被狗链连着的是一名少女,比李坤矮一个头。  一般人第一眼看到这名少女就会被她修长的苗条双腿给吸去目光,穿着黑色的过膝长筒袜让一双美腿更显瘦型。  但是顺着微微忏抖的双腿向上看,两腿中悬挂着显然是情趣用品的开关。继续向大腿根部看去,少女的阴部有着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幅景象。  两个夹子夹住阴唇从下方将其左右分开,将阴部的媚肉大大的张开。但那媚肉中却插着一根柱状物,那是一根电动假阳具。  然後剩下的就被一件布料少到不能称之为衣物的裙子挡住了。  若是从少女的身後看,可以看到那件裙子只能免强遮住二分之一的屁股,几乎一半的臀肉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  最重要的是,少女肛门处插着一根比阴部还大的铁质柱状物,可以看到少女一半的肛门扩张开来,并紧紧咬住那根棒状物。  将视线移开少女那淫乱无比的下身,继续向上看,可以看到完全没有任何衣物的蛮腰以及肚脐。然後就是一件小的夸张的缩水版制服上衣,这件上衣覆盖住少女那小巧的乳房,隐隐约约看得出乳房的形状以及奶头,给人一种朦胧的诱惑感。  然後看向少女的头部,首先就是一圈红色的项圈挂在少女的脖子上。  然後就是少女美丽的脸庞。  少女留着一头发长及腰的黑色直发,一双不小的清澈黑色眼睛,一只不大不小的鼻子以及一张不小却看来玲珑的小嘴。整体看来五官偏小却没有任何稚气,反而给人非常有气质的感觉。  总之是一名美女。  但是这名美女现在双眼迷蒙的看着前方,双手时不时地去碰触自己的下体处。  因为插在自己阴道和尿道内的震动器随时都有掉出来的风险,只好用手去阻止它滑出来。  而且尿道深处也有尿和精液被迫堵在膀胱内。然而这样的尿意却也能带给少女一些快感。  「恩……哈……哈……」  然而每一下碰到按摩器又给自己更强的刺激,让少女连站都快站不稳了。  从少女的阴部流出些许的淫水,沾湿了黑色长袜的上缘。  「等等我啊!」从屋内跑出另一名少年,那是李坤的哥哥,李渊。  「走吧!不然快要迟到了!」  少年用力地拉动手上的狗链,少女被拉得差点跌倒,然後艰难地和少年一起走出玄关。  来到前庭,已经有一部轿车在那等待多时了。  站在车旁的一名司机向李坤及李渊鞠了个躬,同时看向那名少女,眼中却没有任何惊讶。  「母狗,你今天早上喝的精液司机大叔也有份喔!还不赶快谢谢大叔?」李坤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伸手将少女肛门处的肛门塞用力地推了一下。  「嗯啊阿阿阿——恩……谢……谢谢您的精液阿——」「还要说什麽啊?」李坤边问边抓住肛门塞,用其不断地来回抽插少女的肛门。  由於肛门塞旁的皮条接着夹住阴唇的夹子,所以同时少女的阴唇也不断地被拉开。  「非……恩……非常好喝阿——」在肛门和阴唇的刺激中少女又高潮了一次。淫水喷得满地都是。  少女两只腿顿时失去力气,瘫坐在地上。  刚刚吃完一盆浸泡过春药的狗食,少女感到全身发热且非常敏感,更别提自己的下体插着各种淫具了。  而其实那狗食除了浸泡春药外,还有高浓缩的营养剂,确保少女的体力。  「啧,快点起来阿母狗!你想害我们迟到吗?」少女从高潮回过神来时李渊和李坤已经坐进车内,而李坤则是拉着狗链向瘫软坐在车外的少女催促着。  「阿——不是!对不起……主人……」  然後少女急急忙忙地用狗爬式爬入车内,然後车子便开始前进。  爬入车内後,少女整个人无力的侧躺在座椅前方的地上,也就是两兄弟的脚边。  李坤的脚刚好就在少女的下体处,所以不断的用脚顶着插在少女阴道内的电动假阳具。  少女则是躺在地上,身体随着李坤的脚不断的刺激而扭动。  「母狗,这是你的书包。」李渊用脚轻轻踢了一下少女的脸,示意少女看向他。「这里面可是都装着你最喜欢的玩具喔!」李渊的手上拿着一个满到鼓出来的书包,然而里面放的不是书,而是各式各样的性玩具及性虐待用品。  有各式的假阳具、按摩器、震动棒、浣肠器、口塞球、专门塞肛门的串球、还有大大小小的夹子等等。  李渊从中拿出了一瓶保温瓶,并对着少女说道,「母狗,这是你以往每天都没喝完的精液,而且这只是一小部分。我刚刚经过储藏室想起来的。」「喔?那要怎麽处理啊?」旁边的李坤眼睛一亮,立刻转头问他的哥哥。  少女无力地抬头看向李渊,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对待。  「她的尿道里有东西了吧?肛门的话在车上不好搞,那就把弄进她的子宫里吧?」李渊嘴上这样说,其实一开始就想这样做了。  若两兄弟做个比较,弟弟李坤比较喜欢让少女暴露还有调教她的肛门及尿道这类排泄口。而李渊则较喜欢折磨少女的阴道和阴蒂,以及最重要的——子宫。  「好啊!我才在想我一个人的怕这母狗吃不够呢!」李坤一口就搭应了李渊的主意,「母狗!坐上来然後双脚打开!」少女缓缓地爬上座位,然後将两只脚左右分开。刚好李渊抓着左脚、李坤抓着右脚。  「母狗,自己把你那犯贱小穴里的假阳具拔出来,然後把你的淫水舔乾净!」「是……」少女低声地回复,然後将插在自己阴道中的震动假阳具拔出,把开关关掉後开始用嘴舔舐。  由於少女子宫内还留有李坤的精液,为了怕会流出来,少女的身体刻意微微拱起,虽然两只脚被左右扒开,阴道口却是45度角对着上方的。两只脚被左右拉开让阴唇的夹子更加其左右拉开,几乎让刚刚拔出假阳具的阴道阖不起来。  李渊在那大包的书包里翻了一下,拿出了一个奇妙的装置,这装置的本体是一个阴茎造型的塑胶阳具,龟头处有许多塑胶的尖刺,而假阳具根部则是接出了一条塑胶软管,软管的另一头是一个没什麽特别吸入口,而软管中间则岔出另一根软管,接着一颗塑胶制的气球。  李渊将装着精液的保温瓶打开,并将吸入口伸入保温瓶内,然後将另一端的塑胶制阳具插入少女的阴道中,为了确保假阳具龟头处的洞口有对准少女的子宫口,李渊用力的顶了两三次,让龟头处的尖刺把子宫口旁的媚肉顶开。  「呜……悟……」少女含着假阳具发出诱人的娇喘声。  「母狗,你就自己把这些精液灌到自己的子宫里吧。」李渊边说边把接着软管的塑胶气球交给少女。  「恩……呜……」少女一手接过塑胶球一手继续拿着假阳具继续吸舔。  「呜阿——恩——」少女一捏气球就感觉到一股冰凉的液体流入子宫中,带来非常新鲜的快感。在这种快感本能的驱使下,少女又捏了第二下、第三下,每一次捏下气球都将一部份保温瓶内的精液抽入少女的子宫中。  其实少女在刚刚成为这家人的母狗时就已经被结紮了,一开始李明成只是为了复仇,他那个时候认为把一个人结紮,让他不能生育便是最残酷的复仇。  但是李明成的弟弟李明智却让他知道结紮之後好戏才要开始。而李明智就是李坤提过的叔叔,是高中老师,同时也是国内最大SM俱乐部的老板,最重要的是,李明智是当地最大黑帮的头头。  「嗯啊阿——」少女的手越捏越快,好像恨不得立刻把子宫灌满一般。  而李坤和李渊也没闲着。李渊不断地搓弄差在少女尿道中的震动器,按住覆盖阴蒂的部分不断左右搓动。李坤则是从大包的书包中发现了一样好东西。  「母狗,你看我帮你找到了什麽啊?」李坤手上拿着一罐看起来像是指甲油的小玻璃瓶,「这是外用高浓缩春药,只抹一点点就可以让你爽到最高点喔!」「想不想要啊?母狗?」李坤将盖子打开、盖子是像指甲油连着小刷子的,李坤将刷子抽出瓶身,将十分稠的高浓缩涂抹用春药刻意在少女面前晃来晃去。  「阿阿——恩——阿——」阴蒂不断的被李渊刺激着,左手也不断地捏着气球将精液灌入快要满了的子宫中,嘴中还不断吸舔着假阳具,少女此时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有不断的点头。  「嘿嘿!会很爽喔!」  李坤将少女身上的缩水版制服的扣子解开,原本就很薄的制服被少女的香汗浸透,看来几乎完全透明。  少女的胸部用正常人的角度来看是稍小,但是小巧的胸部却给人一种玲珑可怜的感觉,尤其是乳房虽小,但是形状却是堪称完美的圆形,微微隆起的正圆完全可以用美乳来形容,个何况少女才十七岁。  李坤小心翼翼的用刷子将浓稠的春药涂抹在少女的小小奶头上,连有点粉色的乳晕也涂抹均匀,然後换另一边进行。  「嗯嗯嗯啊阿阿阿——」少女在子宫、尿道、阴蒂还有奶头的刺激中再次高潮。  而李坤那春药确实厉害,刚抹完少女就感受到自己的奶头好像被盐酸侵蚀一般,好像发炎般的刺痛着,而那只是一开始,过了一会儿奶头又感觉其热无比、奇痒难耐,被碰触到就好像用无数细针扎了一般,然而这种痛苦却能在脑中闪过一丝快感。  「老弟,那春药给我一下,我要让这母狗的下面也爽一爽」李渊接过那瓶春药,然後将少女尿道中的按摩器拉出来一点点,开始将春药涂抹在少女的阴蒂上。  「恩……呜……」少女才刚高潮完阴蒂马上又受到强烈的刺激,但此时少女还只能微弱的娇喘。  李渊涂完春药後看了看保温瓶,发现三百多毫升的精液已经空了,只剩下一些吸入口吸不到。  「这麽多精液都吸进去了啊?真不愧是淫贱的母狗!」李渊将保温瓶拿向少女,然後将插在少女阴道内的注入器拔出,「剩下的你就把它喝完吧!然後把自己把阴道堵住。」「是的……」少女接过保温瓶,开始将瓶中剩余的一小口精液喝掉,但是正要将另一只手的假阳具插回阴道时,手上的假阳具却被李渊夺走了。  「等等,那一只太弱太细了,一定满足不了你对吧?」「阿……是……」少女朦胧的回答,此时少女的两个奶头还有阴蒂正受到浓缩春药的折磨。  「我就知道,那你就用这支吧!」李渊从那包玩具中挑了一只看来吓人的假阳具,「快点!不要让精液流出来!」那只假阳具虽然不是包包里最粗的,但是还是比原本那支粗了好几圈。而且外型看来相当骇人,整枝假阳具布满了凸出来的一块块突起物,突起物上还有一根根塑胶绒毛,而且龟头马眼处也刻意凸了一块长长的椭圆,若是插入阴道中,那椭圆就会刚好顶入子宫口。  「阿……嗯嗯嗯啊……」少女勉强将龟头部分挤入阴道中,不知道是少女没力了还是假阳具太粗,迟迟都没办法整只塞进去。  「唉!我来帮你吧母狗!」李坤在一旁看不下去,伸手抓住那根骇人的阳具,将其缓缓拉出,然後用力插入。  「嗯啊——不行——阿阿阿阿——」少女尖叫般呻吟着。  整只阳具就这样硬生生地塞入了少女的阴道中,龟头处的突起也顺利顶入少女的子宫中,将子宫内的精液封得死死的。少女的阴道被这庞大物扩张,从外面看就可以看到媚肉被粗大的阳具夸张的撑开,再加上大阴唇被四个夹子扯开,少女的阴部看起来更加淫乱。  「阿……肚子……满满的……」  将近三百五十毫升的精液全部封入少女的子宫中,加上膀胱中的混和物还有肠内的精液,让少女的小腹不自然的微微凸起。  「听好了母狗,这阳具也是电动的喔!」李渊按下少女阴道中那庞然大物底部的开关,并且直接把它开到最强。  「恩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少女发狂似的大叫,身体和头部疯狂地扭动呻吟。  因为这只阳具的运动方法和上一只不一样,上一只只是单纯的震动,而这只庞然大物开启後却会不规则地扭动蠕动、用突起物和绒毛不断来回刺激阴道内壁的每个点。而少女的阴道塞入它本来就很勉强了,加上子宫以及膀胱内还有大量的液体,庞然大物一旦全力扭动就会同时压迫到两空间,彷佛要将膀胱和子宫挤坏。  但是两兄弟并没有关掉它,而是笑着看着少女疯狂地扭动自己的身体。  「嗯啊阿——关阿阿——关掉阿阿阿——恩阿——掉嗯啊——」但是两兄弟依然没有理会少女的乞求,李渊按住插在尿道中的阴蒂按摩器防止尿液将其推出,同时还将震动调至最大;李坤则是不断用双手搓揉少女乳房上的两点乳头,而这些位置又刚好被涂上了高浓缩春药。  「会死掉阿阿——嗯啊啊啊阿——不要阿阿阿阿——」少女再度高潮,从假阳具旁流出的淫水沾湿了座椅,而且这次还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两兄弟见状也没有继续玩弄少女的身体,而是将所有开关关掉然後将少女从椅子上推回座位下,让她休息一下。  两兄弟就读的高中名叫武阳私立高中,是县内最知名的私立高中,其设备新颖,校园豪华,所以常常让人有贵族学校的错觉,而这间高中的校长便是两兄弟的爸爸——李明成。  李明成同时还有一间私立武阳大学以及一间五星级饭店,所以这个名字在地方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是李明成的弟弟李明智又是当地的黑帮地头蛇。  但就像前面说过的,如果可以选择,李明成不会选择这些,而是她心爱的老婆。  其实从李家到学校不过短短五分钟的车程,但是司机知道两兄弟一定会在车上玩弄少女一番,所以刻意绕了一大圈,花了将近四十分钟才开到学校。  武阳高中的警卫看到少爷的座车驶来赶紧将车道的栅栏门打开,然後九十度行了个标准礼。  车子开入地下停车场,然後将车停好。  「起来吧母狗!到学校瞜!」李坤对着少女喊着,同时将少女阴道中的阳具瞬间开至最强然後马上关掉。  「嗯啊——是……是的……」少女瞬间受到刺激,身体微微一震醒了过来。  「快点出来吧!我还要帮你整理服装仪容呢!」两兄弟已经站在车门外等着少女。  少女艰辛的爬出车外然後直直地站在两兄弟面前。虽然地下室没有其他人,但是此刻的自己上半身全裸,下半身的短裙被推至腰部,阴部也完全没有遮掩。这样的暴露还是让女子很不自在。  「好,先涂上春药吧!」李坤再次拿出刚刚那瓶小小的浓缩春药,又将她涂抹在少女的奶头及乳晕上,然後将春药交给李渊。再把刚刚车上脱下的制服帮少女穿上。而李渊则是蹲下将春药再次涂抹在少女的阴蒂上。  「恩……恩……恩……」奶头和阴蒂再次被涂上春药,由於第一次的药效还没有退,所以这次的感觉更加强烈。  「好了!跟想像中的一样!奶头都凸成这样了!哈哈!」将缩水制服的扣子扣上以後,因为春药的关系,少女的奶头已经坚挺到不能再挺了,就算少女的胸部不大,但还是可以看明显的看到乳房以及乳房上的两点将缩水制服撑起,尤其是两粒奶头,像是快要把布料撑破了一样。  而李渊则是帮忙整理少女下体。首先先将悬挂在空中的阴蒂按摩器开关塞入少女的黑色膝上长袜中夹住,然後把已经有点歪掉的四个阴唇夹子重新夹好,确定两片的阴唇确确实实的拉开至最大,再用手推了推阴道内的大阳具,然後将腰部的超短裙拉至正确位置。再把阴道内的大阳具还有尿道内的按摩器开关开至弱。  「嗯啊——」少女再次受到刺激,虽然这次没有上次剧烈,但少女的大腿还是夹了起来,双腿内呈现内八式半蹲了下来。  「才刚打开而已又开始滴水了啊?」李渊看着少女的阴部再次流出一滴一滴地淫水,调侃着笑道,「舒服吧?  母狗?」大阳具开始在阴道内缓缓蠕动,刺激着阴道内的每一处肉壁。  「恩……很舒服……谢……谢谢主人的哥哥。」少女的意识已经没有先前那样朦胧,可以清楚的分辨谁是谁了。  「好吧!那我们去教室吧!」李坤兴奋地说道,他已经迫不及待要暴露眼前的少女了。  「少爷!等等!你们忘了书包!」司机从车内拿出那包满是淫具的书包。  「喔喔!差点忘了呢!」李坤接过书包,向司机道了谢,「来,母狗,你要拿着这书包到班上喔!」转身将书包交给少女。  「是……」少女看向书包,长得和两兄弟的一模一样,只是没有拉链,而且里面的东西多到满出来,用手提着就可以看到两根明显是阳具造型的电动棒凸了出来,还有一串肛门串球也刻意垂挂在书包一侧,光是看就知道这是一袋淫乱的性用品。  此时少女才发现自己一只手还拿着原本阴道那根较细的假阳具,正想把它放回书包里却被林坤阻止了。  「我好像没有叫你停止舔这根阳具啊?」林坤连假阳具一同将少女的手抓住,然後推到少女嘴前,「你要可以边走边吃,一路舔到教室,开心吗?」「是的……谢谢主人……」少女羞耻的开始舔起手上的假阳具。  「你不喜欢吗?你不喜欢吃假阴茎吗?」林坤的语气一转,双眼瞪着少女,好像要把少女吃了一样。  「不是的……我……母狗最喜欢吃……吃假阳…具了…」少女看到林坤的眼神,害怕的边含假阳具边说出这不知羞耻的话,好像随时会被杀掉一样。  「很好,母狗。」林坤眼神变回了正常,「听好了,在学校的时候我允许你用人类的方法行走,但是我下的一切命令你还是要听。」「是的……谢……谢主……人。」少女仍然是边舔假阳具边回应李坤的话。  「走吧!来去见同学们吧!」李坤拉着狗链,和李渊一起带着少女走进地下室的电梯。  现在的少女一只手提着满是淫乱用具的书包,一只手则是拿着假阳具用嘴不断的吸舔着。而看起来竟然还有一点学生的感觉。  少女的胸口前由两粒奶头死命地撑起缩水制服,从正面看就好像没穿一样,但是奶头将薄薄的布料撑起,周围的皱纹彷佛是在告诉所有人少女的奶头勃起了,看起来比没穿衣服还要淫乱。  肚脐和纤细的腰则完全没有任何遮掩,完全的暴露在空气中,这让少女好像没穿衣服,却又像是在提醒所有人少女的穿着是如何地暴露淫荡。  而下身则和早上很像。布料少到夸张的迷你裙根本没版法遮住少女的阴部,可以看到从股间延伸过来的两条皮条接着夹子把少女的阴唇左右拉开,虽然看不到上方的两个夹子,但是看到紧绷拉开的阴唇,每个人都会知道还有两个夹子在上方。而被完全拉开的阴唇中则插着一根庞然大物,虽然没只能看到一半,但还是可以看到少女阴道被扩张的媚肉咬着这根粗大的假阳具,而且这假阳具还自缓缓的蠕动着。  肛门则是和在家时一样,虽然裙子已经拉到会露出股沟了,但还是只能盖住一半的肛门,可以明显看到少女的肛门插着异物,也能看到肛门口的肉随着括约肌的收缩不断咬着肛门塞。而且少女的肛门从早上到现在都没有收缩过,一直是扩张着的状态。  不过任何人看到少女的第一眼一定是少女被的双脚吸去目光。纤细的双脚穿着到大腿一半的黑色长袜,而且少女没有穿鞋,脚上只有黑色的袜子,看以来十分的诱人。而且在右大腿外侧的袜子边缘还夹着一个显眼的粉红色开关,开关连着粉红电线一直连到少女的迷你裙下的阴部。十分的显眼,好像恨不得告诉所有人少女正插着震动器一般。  而少女大腿根部也湿成一片,淫水的反光十分明显,走路时也可以看到有水从少女阴部滴出。  颈部也被套上了小狗专用的项圈并且被人牵着。  但是就算是有这麽多淫乱的要素在少女身上,却不会显得低俗。反而显现了少女本身的气质。而就是这气质,才能让两兄弟乐此不疲的调教少女一整年,越是出现这种气质,越是让人想尽情凌辱她。  电梯升上了一楼,停下。  「一楼到了,母狗。」李坤将狗链从少女的项圈上解扣,「你就这样走到中间那栋楼二楼的220教室。记住不能用手遮住任何部位。」「咦?」少女惊恐地看向李坤。  「你这母狗没听清楚吗?我叫你自己走到教室!」李坤将少女推出电梯,「别忘了要舔那根假阳具,我会去调监视器,如果你没照做……」李坤的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就关上了。  少女看向中央那栋楼,一时觉得头有点晕。  早上的校园人潮虽然不多,但是从这里到220教室一路上还是有很多刚进学校的人,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接近上课,人也会越来越多。  而少女要穿着暴露狂般的衣服,在阴部和肛门都被扩张而且看的到的状况下,经过那麽多陌生人面前,还要提着一袋淫具并且边吃假阳具边走去教室。  但是少女没有时间害怕,只能咬着牙向前走,因为时间越晚人只会越多。  但是才走了一步少女就感到困难万分,先不说下体不断传来的刺激,就光是奶头上的春药就让少女一直想要用力搓揉自己的双乳。  奶头、阴蒂、尿道、阴道、子宫、肛门、阴唇全部都会在移动时受到刺激,每走一步当让少女差点高潮。  也因为如此,所以少女走路的姿势看齐来十分别扭,看起来就好像急着上厕所的人,将双脚内八然後一只手盖住阴部。  此时少女才想起李坤说的不能遮,只好赶紧将满是假阳具的书包拿开,同时也不忘吸允着手上的假阳具。  然後第一个人从少女後方经过,吓得少女停下了脚步,赶紧蹲在地上。那个男生经过少女後还回头喵了一眼。  但是蹲在地上让少女的肛门还有阴道内的假阳具突了出来。看起来十分淫乱,而少女却不忘继续舔着手上的假阳具。  然後陆续三四个人经过蹲在地上的少女身边,先是惊讶少女的上衣,然後才看出少女下身及右手的淫乱景象。  但是都没有说什麽而是快步离去。  少女缓缓站起,继续举步艰难地向前移动,少女不断地感受到周围的人注视着她的下体。  虽然感到万分羞耻,但羞耻之间却感受到了一丝兴奋和快感。  这份快感让少女越走越朦胧、意识彷佛开始杂乱。  但是由於少女没有穿鞋,隔着袜子感受到冰凉的地板某种程度上维持着少女的清醒。  直到少女听到快让她崩溃的篮球声。  身後明显听得出来是一群刚打完球的男生很快地接近少女。  而这群男生在看到前面这名少女後速度慢了下来。  「哇靠!」其中一个人先出了声。  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让少女恨不得现在就死掉,但是还是咬着牙继续向前走去。  「那是假鸡巴吧?干!会不会太扯!」、「她的屁眼是不是插着东西啊?」、「干!还在滴水耶!你们看这些!」、「她这样一路滴过去的啦白痴!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女生滴淫水耶!」类似这种惊讶的话语不断从身後传来,少女羞耻到了极点。但是奇妙的,获得了一丝快感。  「这应该就是那种暴露狂吧?」、「干我昨天才看过露出的片子,都没这麽大胆!」、「吼我的手机放在教室,我也要拍啦!」  少女此时才了解到身後的人正在拍自己,却只能低着头继续往前走。  「喂!阿翔吗?快点把狗头的手机拿下来!顺便叫明仔他们下来,有很猛的东西看!」身後不知道聚了多少人,但是听到有人打电话叫人来围观自己,少女感到万分的丢脸羞耻,并且————「恩……阿……」少女同时高潮了,暴露的快感冲昏了少女理智的防线。高潮时少女停下了脚步,双脚内八用半蹲的姿势泄了,地上满是少女的爱液。  「哇靠!流了好多水出来喔!」、「干!这女的是变态啦!哪有人把阴唇张开走在路上的!」、「你们看!她是不是前面也插着东西啊?」、「还会动耶!太扯了吧?」少女高潮後暂时无法施力,少女弯着腰将屁股挺起,所以可以从後面清楚看到肛门还有阴户。  「那真的是肛门耶!好猛喔!」、「干有够变态的!」、「我硬了啊!」、「她书包里装着一堆按摩棒耶干!」在身後无数惊讶的声音当中,少女将腰挺起艰辛的继续向前走,再将右手的假阳具含入嘴中,一脸陶醉的继续往前走。  等等……陶醉?  少女发现自己似乎本能地接受了这种羞耻感,因为兴奋的快感越来越多,「干她在吃……」、「吃懒叫(注:  台语的阴茎)啦干!」、「你看她吃的津津有味耶!」「这也太变态了吧?」少女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只知道傻傻地向中间那栋建筑物走去,也没发现自己滴了一路的淫水。  一直到要开始上楼梯时少女才发现自己的身旁已经围了一整圈的人,而不是只有身後。  而上楼梯又是另一个难题了,由於两只手都拿着东西,所以不能用扶手,只能用双脚在全身的刺激下撑起全身的重量一阶一阶的走上楼。  「你们看她的制服,为什麽这麽小啊?」、「白痴喔?阿她就变态啊!」、「可以看到乳头耶!」、「可是她长得这麽可爱……结果是暴露狂……」「哈……哈……嗯啊——」少女在下体还有人群的言语刺激中再次高潮了。  她的身体整个依靠在楼梯的扶手上,淫水从阴部潺潺流出,流经少女那双美腿上早已湿透的长袜,然後流到地上,顺着阶梯向下流去。  「喔干!又来了!」、「怎麽这麽多水啊?」、「爽吗变态爽吗?」人们的语言已经渐渐从惊讶转成羞辱了,但是少女还是含着假阳具并且在高潮中一步一步向上走。  暴露阴部和肛门、穿着薄纱般的衣服、嘴中吸舔着假阳具、一路流着淫水,少女总算艰辛的在一群人的跟随围观下走到了220教室。  才刚刚走到220教室,李坤就带着一群人从教室里出来。  「好了啦好了啦!没什好看的了!通通回去!」李坤和一群男生试着将人们敢开少女身旁,但人实在太多、声音实在太吵,根本不能控制。  「干!这里她妈是哪个人听不懂我李坤说的话!?她妈通通滚开!」李坤突然用凶狠的语气地大吼。  「通通滚!现在!」同时从人潮的另一端传来另一个声音——全校最凶的老师,李明智。  「现在几点啦!?通通给我回教室!」李明智震耳欲聋的大吼让聚在走廊上的学生顿时鸟兽散。  就连站在李坤身旁的少女都被另一端传来的骂声吓到了。  只见走廊走来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的男性,他就是李明智。李明智走到李坤面前,然後点了个头。  「走吧!进教室!」李坤说道。  「对了,母狗,你的位子在教室正中央。」不知道为什麽李坤说这句话时刻意降低音量,用只有少女听得道的声音说道。  「是……」  少女走进教室,随即感受到一双双目光向自己投射而来。  这间教室里的每个人都非善类,不是流氓就是混帮派,所以眼神看起来都异常凶狠。而他们依旧盯着少女暴露的下体。  少女走到教室正中央的位置坐下,而李坤则是坐在少女正後方。  「恩……」坐下时少女轻微的呻吟。因为硬质的木头椅子将少女下体的肛门塞还有大阳具都顶入了最深处。  「阿坤,你们刚刚在吵什麽?」说话的是坐在李坤左方的一个女生,有着一头棕发和波浪卷,名叫韩芸宣,是学校里出名的太妹。  「就这婊子穿的太少啊!」李坤刻意用全班都听得到的音量说。  就算没有看到,少女也知道李坤是在说自己,只能趴在桌上忍受着下体的刺激还有四面八方投射而来的视线。  「喂!婊子!你带一堆自慰用的东西来学校干嘛?还有你穿成这样很爽吗?」韩芸宣故意用很大声的音量问。  「回答她。」李坤的声音立刻从身後传来。  「爽……爽……」少女用微弱的声音回答。  「你说大声点行不行?你是不是变态暴露狂啊?」韩芸宣再次用很大的声音问向少女。  「是……」少女闭着眼睛羞耻的回答,同时感受到一丝丝被虐的快感。  「你是什麽?说大声点。」李坤冰冷的指令从身後传来。  「我……我是……是变态……是暴露狂……」虽然还是不大声,但是由於全班都安静地盯着少女,所以全班每个人依旧都听得到。  少女此时只感到万分的羞耻,说出这句话後能不断听到周围的同学在窃窃私语。但是这种羞耻感却让少女差点高潮。  「好了,安静了。」突然在台上的李明智说话了。  「我想大家都知道我们班有个刚入学的美女新生,现在我们请她来自我介绍一下。」少女听到这里以为李明智要叫他站起来给大家看,然後说出羞耻的自我介绍之类的,但是少女错了。  李明智拉下身後的投影布幕,然後用遥控器对着投影机按了一下。  布幕上立刻出现一个女子,坐在椅子上把双脚打开,然後掰开自己的两片阴唇同时说道,「主人们好,我叫梁依蓉,今年十七岁。我是一条下贱的母狗……」少女马上认出布幕上的人就是自己,然後手足无措的看向李明智。  李明智笑笑地看着依蓉,这是一个月前的一个晚上调教时拍的。  「我……我最喜欢……被陌生人干……然後用精液……」布幕上的少女右手拿起一个透明的假阳具,那假阳具的根部和浣肠器一样有个推进器,「用精液……填满我这母狗的……子宫……」「就像……这样……」少女将假阳具伸进椅子前的一个蓝色水桶,然後拉出根部的推进器,将假阳具灌满白浊的液体,显然那是一整桶的精液。  只见画面上的少女将透明假阳具塞入阴道中,然後另一只手缓缓地推假阳具根部的推进器,将精液注入自己的阴道内,然後缓缓拔出。  「舒服吧?喜不喜欢啊?」影片中出现了一个男性的声音,显然是李坤。  「母狗……最喜欢精液了……」只见依蓉再次将注射器伸入蓝色桶子里,吸了满满的精液,然後再次重复刚刚的动作,将精液灌入阴道中。  然後依蓉从旁边拿出了一个满是尖刺的假阳具,将其塞入不断流出白精的阴道中。  「装不下了吗?」  「是……是的……母狗的子宫……装不下更多精液了」「那该怎麽办呢?」「还有……母狗的肛门……跟……尿……尿道……」依蓉声音越来越小声,但是仍然把双脚打开,然後把肛门用力的掰开。  「母狗最喜欢……被精液……浣肠……」  然後拿起一旁的巨大玻璃浣肠器,一口气将所有桶子内的精液全部吸入浣肠器内。  「如果你没有全部注入肛门里怎麽办?」  「吃……吃掉……精液最好吃了……」  影片里的依蓉说到这里已经快要哭出来了。  然後只看见依蓉将巨大的浣肠器处入嘴插入自己的肛门,然後将精液灌入自己的肛门。  坐在座位上的依蓉看到自己萤幕上那淫荡的模样,然後感受到周遭的视线,已经面临高潮边缘了。  「恩……阿……」  只看到萤幕上的依蓉竟然真的把大量的精液全部灌入自己的肠子里,还不断发出淫荡的呻吟。  「自己用肛门夹住,不准漏出来。」  「是……是的……」  「但是母狗不是最喜欢吃精液了吗?现在没精液吃了怎麽办?」「恩……母狗……母狗……」萤幕上的依蓉显得很慌张,因似乎不知道怎麽回答这个问题。  「你现在用手把阴道内的精液挖出来吃掉,但是肛门里的不准漏出来。」「是……是的……」依蓉将满是尖刺的可怕假阳具拔出,并开始用手不断的抠弄自己的阴道。  「恩……阿……阿……」  然後就将沾满精液的手指放入口中。  「好不好吃啊?」  「好吃……好……吃……」  坐在台下的依蓉看到自己淫荡的从阴道抠出精液还吃下去,正要高潮时。  「好的,自我介绍结束。」  电灯突然打开,投影也已经结束。  「那麽,梁依蓉同学。」  不行,依蓉此时正陷入高潮中,没办法回答李明智的叫唤。  「老师!要叫他母狗啦!」有同学开始起哄了。  「对阿对啊!你看她还有项圈耶!」第一个人出声,有第二个,「你想不想吃我的精液啊?哈哈!」、「老师!  他高潮了啦!椅子下面都是水!」「梁依蓉同学,请你上台。」李明智没有理会起哄的同学。  「阿……是……是的……」  依蓉无力的站起,然後艰难的走向李明智。  「请你座到讲台上,然後把双脚打开。」  「咦……?」、「真的假的啊?」、「快点啊!母狗!」李明智的指令引起了台下一片骚动。  「是……是的……」  依蓉坐上讲台,然後将双脚左右打开,身体微微後倾。如此一来肛门和阴部就最大限度地呈现在全班的人眼前了。尤其是阴户,被四个夹子扯开,好像快要扯破般,中间的大阳具不断的蠕动。  「请问你的肚子为什麽鼓鼓的?母狗?」李明智从後面抓住依蓉的双腿,将其完全分开。  「因为装了很多……精液……跟尿……」依蓉忍受着全班看着自己下体的羞辱感,同时也从中获得了一些快感。  「哪里装了最多精液啊?」李明智无情地问出羞耻的问题「是……子宫……阿阿阿——」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依蓉再次高潮了,大量的淫水从阴道中流出。  「那你现在就在全班的面前把子宫里的精液抠出来吃掉。」李明智将插在依蓉阴道中的巨大阳具给用力拔出。  「阿——是——阿——」依蓉高潮得更厉害了,淫水流的一蹋糊涂。  依蓉刚被拔出巨大假阳具的阴道一时无法收缩,又被阴唇的四个夹子拉开,可以很明显地看到阴道口是打开的,还可以看到里面的肉壁还在蠕动。  「还有这里也有不是吗?」李明智边说边将依蓉肛门的塞子打开,但是铁制的一圈圆环柱状物还是撑开着依蓉的肛门,白浊的精液缓缓流出,「这里的也要吃掉。」肛门在全班面前被扩张开来,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的肠壁。  「恩……阿……」依蓉无力地将两根手指伸入自己的阴道,然後用力的抠弄。由於那根巨大的阳具顶端一直都是顶入子宫口的,所以其实在李明智拔出阳具的同时精液就自己流了出来。所以依蓉很快地就弄了满手掌的精液。  另一只手则伸入了被扩张的肛门,很快就掏出了满掌精液,「呜……恩……」依蓉开始舔食自己满手的白色精液,然後伸回自己的阴道和肛门中挖取,然後再次吃掉。  看到这里,正常人应该已经看不下去,但是这个班级全是凶神恶煞,每个人都睁大双眼一脸兴奋的模样,就连韩芸宣那群太妹也是冷笑着看依蓉表演。  挖弄了四五次,李明智突然按住依蓉阴蒂上的按摩器,然後大声问道,「这里面装的是什麽啊?」「嗯啊啊啊啊……是……是尿……」依蓉被阴蒂突如其来的刺激弄得死去活来,只能在呻吟中回答李明智的问题。同时还继续吃下手上的精液。  「只有尿而已吗?我最讨厌别人骗我了!」说出这句话的同时,李明智用另一只手掌重压依蓉的膀胱。但是由於堵住尿道的按摩器也被李明智用手按住,激烈的尿意得不到解放,依蓉瞬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  「阿阿阿——还——还有精液阿———阿——」「那母狗想不想喝啊?」李明智开始将堵住尿道的按摩器拔出一点又插回去,不断地抽插依蓉的尿道。  「恩……想……阿……」依蓉就这样在全班的面前从阴道和肛门挖出精液吃,同时还被按摩器抽插着尿道。  「导师时间结束,请全校师生现在立刻至操场集合,准备举行开学典礼。」突然出声的广播气打断了这场淫乱的表演。  但是李明智脸上却没有任何不悦,而是笑笑地说,「好吧,同学们,我们往操场移动吧!包括你!母狗!」「恩…是的……」依蓉从讲桌上下来,可能是因为少了阴道里的大阳具,所以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我知道你想赶快喝尿跟精液,不果我看你要等等了。」李明智不怀好意地笑着,然後从李坤那里拿过那条狗链,将其扣在依蓉的颈上,领着依蓉走出教室。然後几乎全班每个人都兴奋地跟了出去。  「听好了,现在全班都知道你是母狗了,所以从现在开始你只能用狗爬式移动了,懂吗?」李明智对着依蓉微笑着说。  「是……是的……」依蓉自动地趴到了地上。由於那个大阳具没有插回依蓉阴道中,肛门塞也没有堵回去。  四个夹子将依蓉的阴唇分开,还有被扩张着的肛门,在狗爬式下好像张的更大了,还不断地流出精液。  就这样,依蓉在全班面前用狗爬式露出被拉开的阴唇还有被扩张的肛门向操场爬去。  而这,只是梁依蓉成为武阳高中公用校犬的第一天的一开始罢了。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