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都市言情
  • 【想说说那些年和我有关的女人】(我24岁人生的前一半)(第二章)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想说说那些年和我有关的女人】(我24岁人生的前一半)(第二章)
  • 点击数:加载中
(二)我在学校天台把她推倒  我中学在一所子弟云集的学校,基本上都是各种机关里的孩子,再好的学校里面都会有着这么一群人,好勇斗狠、称王称霸、飞扬跋扈……我所在的小团体就基本上不是一些好鸟。可是说来奇怪,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男孩子以为这般嚣张是帅气拉风,女孩子很多也爱往我们身上靠,因此,我觉得,我们这帮人,比较早的开始有性行为,是有着特定因素在的。  宁燕就是往我们这帮坏孩子积极靠拢的一个女孩之一,那时候初二,她属于那种发育比较好比较早的小巧型,屁股大胸大那种,五官长得也好看,咋一眼看上去很像乖乖女,清纯的那种,可是私底下大家都说她很骚。  她是我隔壁班的,原先在学校属于那种较弱势的群体,有些男生会故意吃她豆腐,当众抓她胸掐她屁股的那种。女生也不喜欢她,觉得她故意卖弄风骚,我当时哥们的女朋友就跟姐妹在女厕所打过她。我那时候,外表看上去是比较冷的,不大爱搭理人,但是我知道她,一个大院出来的哥哥破的她的处女,跟我们说过,那时候她才初一,被我那位哥们中午带回家,在沙发上办的事。后来那哥们嫌她烦就没再理会她。  其实那时候我觉得她老是被那帮初三的孙子欺负挺可怜的。那时候我们中午不回家的,就在学校吃午饭,吃了午饭就大伙在教室里玩。  有天我们闲的无聊就去了隔壁班教室打牌,她正好也在,跑来跟我们说话,她跟着我哥们喊我四哥,当时我们正好没烟了,就顺口说了句:「行,要认哥哥,帮我买包烟去」我给了她十块钱,她高高兴兴的去了,回来的时候给我们每人带了可乐,而且买的是一包芙蓉王,当时我抽着芙蓉王豪情万丈的学着大院里面比我大5、6岁的哥哥们说了句:「行,以后你有事响我名号,我罩你……」现在想想,那时候自己这帮人挺二的,不过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最起码对美女是非常有正义感和保护欲的。  几个礼拜后,我们为她打了一架。  那天下午放学了,我们7、8个哥们正在后操场一个角落里抽烟侃大山,她眼红红的跑来找我,说初三那几个老找她的男生刚刚又来「玩」她。她所谓的玩其实就是抓她胸之类的吃豆腐。其实我们这帮哥们早就看那几个人不顺眼了。当时我二话没说,跟兄弟们在校门口把那几个初三的给堵住了……那天那场架打得比较凶,大家人数相当,谁都不服谁,一语不合说动手就动手了,后来是保卫科的出来把我们拉开了。处分归处分,后来又约了几次架,结果是我们找了真正在道上混的帮了忙,他们为首了一个手被打断了,家里给转学了,这事才算了解。那以后,学校里再没有人敢吃宁燕的豆腐了。她还哭着跑来感谢我,说她以后想好好读书做个好女孩,当时我记得我说我以后罩你。  快到学期末的时候,有天我一发小的哥们跑来问我们,昨天下午射在里面了,现在去吃事后药还来不来的及?当时,我们就乐了,追问他是怎么把自己女朋友给正法了,他支吾了半天最后要我们保密才说,不是他女朋友,是宁燕,就在实验楼的厕所里干的。  这事在当天就得到了证实,我哥们去药店买了药,当着我的面亲自把药塞进了她的手里……那时候我真的很失望,真的有着很强烈的失望感,我觉得自己真恶心,罩着这么一个破鞋,为这么个人被初恋女友怀疑,被学校处分。  我没有再理会她,她来找过我,我都视而不见走开了。  我女朋友那时候是学校排球队的,每到周五都要训练到晚上8点半,我一个人会去天台抽烟等她,然后送她回家,宁燕知道,所以那天她去了找我。她给我了一包芙蓉王,我顺手丢了下楼。她问我到底要怎么样?我不理她,她上来拉我,我甩开她的手,拉拉扯扯中,校服开始有些走样了,好几次我都看见了她的文胸……最后不知道是怎么了,脑子一热,我一把抱住了她吻了下去,她没躲,热烈的回应了起来。  她发育的很好,现在想起来那时候她就应该有b罩杯,虽然没有我女朋友漂亮,但是初中女生大多是不解风情的,而她却相比之下,更知道如何迎合男生了。  我就是在天台上跟她发生了关系。  我记得我是很有些粗暴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前戏,大刀阔斧的就在地上就地做起了男上女下的活塞运动,她不像同龄的女生隐忍着,相反她会哼哼哈嘿的低声叫着。我当时很兴奋也很用力,那是我第一次背着女友偷情,渐渐的她开始有了反应,表情越来越迷离,而我,当时突然觉得有些恶心,我用力的抓着她的胸加速了起来,很快拔出来射在了她的内衣上。  她慢慢的做了起来,拿纸巾擦拭着我射在她胸上的东西。这时候,我已经穿好了裤子,冷冷的看着她,我说:「他们也是这么干你的吗?」我清楚的记得她抬起了头,怒视着我。在此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女生这么复杂的眼神,我心虚了,是的,心虚了,也许我从来没有真正平等的看待过她。我们对视了一会,我真的心虚了,也害怕这事会被别人知道:「我们两清了。不要说出去,以后有事找我……」她什么也没有说,穿好衣服走了……  那以后我身边的哥们没有一个再上过她,后来她也找到了新的靠山,认了社会上一个女混混做姐姐,而我可能是心虚吧,一直都在有意无垠的回避她,有一段时间,大家都以为她变了,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初三第一学期开学,她没来报道。  其实有时候有些老师也很恶心,她流产的事情是他们班班主任那个八婆当着全班人的面说出来的,她因为流产住院,而使她怀孕的那个社会上的小混混因为几起小案子被抓了,这个事情就传回了学校老师那里,而她的老师,显然不配做一名老师。听说她在医院自杀过,没死,家里给办转学了。而我觉得自己,也挺恶心的,真的。后来高中时候我遇到过一次那个让她怀孕的小混混开了家奶茶店,我叫了朋友找碴去砸过一次,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她……写着写着,回忆着回忆着,一个下午就这样过去了,呵呵,突然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滋味,你们都要好好的,好好的……我也会的。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48秒 8次数据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