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家庭乱伦
  • 【我和女婿在办公室里的一次乱伦】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我和女婿在办公室里的一次乱伦】
  • 点击数:加载中
我叫王淑华,是X 市一所重点小学的校长,今年54岁,典型的老熟女,皮肤白皙,体形丰满,半老徐娘,风韵犹存,想当年,我年轻时也是一个风骚大美女哦。  特别是我一对明晃晃的大奶子和高高突起的大屁股,经常惹得学校里的男教师侧目偷看,但又碍於我是校长,也不敢放开胆子地瞅我,更不用说来挑逗我了。  哎……这帮文化人,真是有色心、没色胆,让老娘瞧不起!  我的女儿在市公安局工作,是全市公安系统里数一数二的警花。不仅人长得漂亮,而且穿上警服后,更是别具一番风情,让人一看就想入非非。而且,女儿遗传了我的风骚,骨子里透着一股浪劲儿,听说跟局里的不少领导都有一腿,真是让我这个当妈的羡慕嫉妒恨啊!  女儿这么漂亮性感,女婿当然也差不了啦。哟,一想起我的好女婿,我的老逼就不由一紧。  我的女婿叫李佳林,今年32岁,是我们这里的市政府机关干部,不仅相貌堂堂,英俊帅气,而且年轻有为,工作出色,深得领导的器重,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重要科室的科长。  当然,这里我也得说一下,我跟市里的几位老领导关系都很不一般,年轻的时候没少陪他们快活,现在我年龄大了,他们就找年轻的了,但这层关系还是用得上的,女婿能年纪轻轻地当上科长,跟我的这层关系是分不开的。  女婿当然也知道这回事,所以对我是非常感激,十分听话,特别是侍候我、孝敬我的时候特别卖力,还算这小子有点良心!  其实,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市政府机关里都是美女如云,个个宛若天仙,风骚无比,面对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优秀男人,自然少不了熟女少妇的暗送秋波,投怀送抱,有的甚至公然通过手机短信、QQ对他进行挑逗和骚扰。  可是,对於这些女人,女婿却不即不离,丝毫不为所动。因为当了多年校长的我反复地告诉他,在政府机关里搞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危险了,无异於玩火自焚。为了自己的仕途,他也很听话,从不越雷池半步。  可是,如果你因此就认为他是正人君子,不食人间烟火,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只要一有机会跟我这个岳母在一起,女婿立马就会变成一个十足的小色狼了。  今天是星期一,我刚刚开完周一例行的全校教师会议。会上,我主要讲了师风师德教育。  最近学校里的男女教师不时地传出绯闻,本来这种事情不是闹得太大,我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太过问的。可是,有的女教师因为争风吃醋,竟然相互揭长短,甚至造谣生事,作为一校之长,我要是再不管管,就太不像话了。  我在今天的全校教师大会上,大讲特讲什么师风师德、职业道德,什么学高为师、德高为范、为人师表的道理,滔滔不绝地讲了一个多小时,还真是感到有点疲劳。  回到校长办公室后,我一屁股坐在柔软舒适的豪华办公椅上,轻轻的歎了口气,终於可以休息一下了。  我把一双穿着黑色长丝袜的玉足,从红色高跟凉鞋中抽出来,用手轻轻地揉着,心想:「要是女婿佳林在就好了,可以帮我好好地揉揉,而且……」想着想着,脸上不仅泛起了红晕,下身也略感微微发胀,呼吸竟然也有些不太自然了。  一想起女婿佳林,我实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只觉老逼里已经湿漉漉的一片,浑身都热了起来,微微地呼着气,心里暗骂着:「小畜生,大白天的就让老娘这么想,还不快点过来……」  想到此,索性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熟练地按下了一串号码。  「喂,妈妈?」话筒中传来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年轻男人声音。  一听到女婿的声音,我不自觉地发起骚来,嗲着声音说道:「佳林啊……好女婿……工作忙不忙啊?……」  女婿佳林一听我说话的声音,就明白什么意思了,却故意挑逗我问道:「怎么了?妈妈,想女婿了?」  「好女婿,明知道还问妈,不想的话,能给你打电话么?」「嘿嘿,乖岳母,想我了?还是想我的大……」估计女婿那边没人,他放肆地说道。  「小畜生,快别说出来啊,小心让单位的人听到哦,妈想要什么……你还不清楚嘛……好女婿……妈现在一个人在办公室……」「妈你一个人在办公室啊,那又怎么样啊?」  「乖女婿……你现在……能……来吗?……我……」我有点可怜巴巴地央求着。  「嘿嘿,妈妈,你是不是有点熬不住啦!这么急……这可是大白天的……」「小坏蛋……妈太想要了……真是等不及了嘛……再说了……晚上你老婆,那个小骚货……又跟我抢你……我不在白天先下手为强……哪能抢得过她呀?」「呵呵,薑是老的辣,逼是老的骚,岳母大人你太聪明了。可就算你一个人在单位,大白天的,我上你学校也不太合适吧?」这小畜生怎么这么啰嗦,哼,肯定又是吊我的胃口,让我着急,我耐着性子说道:「有什么不好的啊……上次我们不是还在我办公室里……」「我的亲妈,上次是周末,学校放假,今天是周一,学校里全是人……能行么?」  原来是为了这个,我有点着急地说道:「你还知道叫我亲妈呀!亲妈现在想要你了,你居然敢不来!再说,怎么不行啊,我是校长,整个学校都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我的办公室谁也不敢随便进来!你个小畜生,快点过来好好孝敬孝敬妈,不然小心你那个东西不保!」  女婿一听我真是着急了,连忙哀求地说道:「别别别,我的好岳母,我的亲妈,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我都听你的,别急嘛!我马上开车过去,好好侍候您老人家!」  我噗哧一笑,发骚地说道:「这还差不多……这才是妈的乖儿子……好女婿嘛……听话……妈不会亏待你的……乖女婿……妈在办公室等你……你要快点哦……别让妈等太久……」  「好岳母,亲妈妈,放心吧,女婿马上就到……」听到那边的电话挂掉了,我并没有把电话机立即放下,而是继续拿着电话听筒,对着被黑丝紧紧包裹着的下体,又是一番挤压、蹭弄,想着等会女婿佳林到来之后的画面,嘴里喘着粗气,老逼里早已淫水氾滥,成了一汪小小海域,就等着女婿那艘巨轮来乘风破浪了……  没过多长时间,响起了敲门声,我拿不准是不是女婿佳林到了,就整了整装束,坐直了身子,平静了下呼吸,沉着声说道:「进来。」门一开,见到来人正是女婿佳林,我兴奋得整个身子都软了,瘫在豪华办公椅里,眯着媚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心爱的女婿。  女婿进门后,顺手把门反锁上,之后,绕过我面前超大的办公桌,走到我的身后,双手从后边伸到我圆润丰满的两个大乳房上,隔着学校统一制作的职业女装衬衣,轻轻的揉捏抚摸起来。同时,伏下身子,将嘴巴凑到我的耳边,轻轻伸出舌尖,舔了一下我的耳垂。  我娇笑着,抬手在女婿的脸上轻轻拍了一下,说道:「讨厌,这么久才来,人家都想死了……」  「淑华,好岳母,别急嘛,女婿这不已经来了,以后保证随叫随到,随时随地满足妈的需要。」  说着,放在我乳房上的双手,暗暗加大了搓揉力度,而他的舌头也在我白皙柔软的脖子上来回游动着。  我一边舒服地轻轻呻吟着,一手反过来用保养得很好的双手,抚摸着女婿的头发,轻声道:「小坏蛋……就你听妈的话……随时随地满足妈……这可是你说的啊……妈现在就想……你就好好……侍候妈吧……啊……妈实在……太想乖女婿了……」  女婿在我的脖颈间舔吻了几个回合,移到我红艳无比的饱满双唇上,仔细用舌尖舔了一遍,然后把舌头伸进我微张的嘴里,立即与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女婿一边用力地吻着我,一边慢慢地解开我白色衬衫的扣子,露出里面薄薄的花色胸罩。  女婿把手伸了进去,隔着胸罩在鼓涨涨的奶子上用力搓揉!  「哦……唔……乖女婿……」我感觉一阵阵的酥麻感觉,从乳房开始弥漫到全身各个部位,一波波快感让我的呼吸更加急促,我舒服极了。  我的一只手爱抚着女婿的头发和脖颈,一只手反过来伸到女婿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触摸到女婿早已又硬又大、坚挺无比的大鸡巴,兴奋的一把将大鸡巴握在手里。  「啊……」只听他不由自主地轻呼了一声,我明显感觉到女婿的强烈冲动。  我得意地浪笑着,说道:「好女婿……你看……你这根大鸡巴……涨得这么大……这么粗……是不是也想……想岳母了?……」「嗯……女婿的大鸡巴……也想……岳母……想要……」「好女婿……大鸡巴想要什么……告诉妈……妈好给你……」「女婿的大鸡巴……想要岳母的……骚乳房……骚肥逼……」说着,女婿抓住我的花色胸罩,一下就掀到了乳房上面,我的一对又肥、又大、又白、又软的奶子「扑」地弹了出来,上面隐隐可见一道道青色的静脉,让男人一看见就会忍不住地想咬上几口!  女婿伸长脖子,低下头,贪婪的含住我的一颗乳头,狂舔猛吸起来。  同时,一只手在另一只乳房上使劲揉弄,把我的大乳房捏成了各种形状;另一只手已经迫不及待的放到了我被丝袜包裹着的大腿上,隔着光滑的超薄丝袜,在丰满肉感的大腿上面来回抚摸,并不时地抚弄着我的大腿根部。  「啊……好女婿……乖女婿……轻点……妈的乳房……好吃么……啊……轻点哦……妈的大奶子都快被你……咬掉了……嗯……啊……宝贝……哦……真舒服……」  强烈的刺激使我意乱情迷,喘息急促,一只手已经把女婿腰间的皮带解开,伸进女婿的裤子里,将硕大的鸡巴紧紧地抓在手里,越来越快的套弄着,嘴里不时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啊……女婿……嗯……哦……佳林……乖女婿……真好……女婿的大鸡巴……真粗……真大……啊……妈就喜欢……女婿的……大鸡巴……」  女婿隔着丝袜和短裙抚弄着我,好像觉得不过瘾,就用手将我的短裙撩起向上推去,我轻轻抬起丰满的大屁股,让他好把裙子顺利的推到我的腰部,之后,我又主动把丝袜和内裤一齐往下用力一拉,露出了早已湿淋淋的骚穴。  我由於年轻大了,已经50多岁的老女人了,所以逼毛非常稀少,只有那么几根点缀在阴户四周,再加上皮肤白皙,阴户看得清清楚楚。  女婿癡迷地看着我的老骚穴,看到我的两片又肥、又厚、又湿的大阴唇,紧紧地粘在一起,中间还时不时地流出一丝丝的透明粘液。  女婿放开我的大乳房,弯腰俯下身子,半蹲着抱住我的大屁股,低头在滑腻的大厚阴唇上舔了一下。  「啊……」我的老骚穴被女婿这么一舔,白胖的身体猛地一抖,舒服的感觉再也控制不住,也顾不得是在自己的校长办公室里,大声地叫了出来。  同时,阴唇里唧地一声,流出来一股淫水。  女婿连忙张开嘴,贪婪的将我的阴精吸进嘴里,咕咚一声吞了下去,舔了下嘴唇,说道:「真好吃啊,骚岳母,你的淫水真不错!」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在我的整个阴户卖力地吸舔起来,发出啧啧的吸吮声。  「啊……哦……宝贝女婿……乖女婿……啊……嗯……好爽……啊……妈妈的好女婿……舔的妈妈……好舒服……哦……真过瘾……」我的老骚穴得到女婿的卖力刺激,享受到了非常强烈的快感,於是故意把两条雪白的大腿分得更开了,让女婿能更加方便地舔弄自己下体,而且还用双手按住女婿的头,有一下没一下的往自己的阴部推送着。  「嗯……乖女婿……舔的妈妈骚穴……好舒服……嗯……啊……亲女婿……大鸡巴女婿……妈妈爱死你了……啊……「  女婿最爱听我说骚话了,一听到我发出的淫声浪语,更加卖力地舔吸,一股股阴精从我的肥逼里面不停的流出来,有不少顺着阴部滴落到靠椅上。  「淑华……骚岳母……你的老逼水太多了……女婿也吸不完哦……都淌到你的老闆椅上了……」  我娇羞的轻拍了下女婿的头,笑着道:「小坏蛋……嗯……还不是……你……啊……你害的……嗯……你个小畜生……太会舔了……把妈妈的骚逼弄得……啊……受不了……骚逼都快……快高潮了……啊……」女婿扒开我的大阴唇,把两根手指很轻松地插了进去,张嘴含住立在上面的那颗大阴蒂,用力舔弄和吮吸着。  「啊……」我的阴蒂被女婿这么用力一吸,刺激得我差点从椅上掉下来,幸亏女婿的双手紧紧地捧住我的双腿和大屁股。  女婿用力吸吮我的阴蒂,不由地使我万分兴奋,高高地挺起流着骚水的逼,双手用力地把女婿的头向自己的骚逼上猛按。  「啊……好女婿……天啊……你要了妈的命了……啊……你要把……妈妈的……骚逼……弄烂么……嗯……乖女婿……亲女婿……妈太爱你了……妈的骚逼……太舒服了……啊……」  女婿一边用灵巧的舌头在我的阴蒂处上下舔吸,一边用手指在老骚穴中快速地来回抽送,还不断地用语言挑逗我。  「骚岳母……骚妈妈……你这个老骚逼……喜欢让女婿舔么……嗯……说……王淑华是个……老骚逼……快说……」  「坏蛋……坏女婿……啊……又要岳母……说下流话……啊……女婿想听……妈就说……不管了……啊……嗯……我说……哦……我……王淑华……是老骚逼……哦……啊……老骚逼……喜欢让女婿……唔……舔逼……啊……」「好岳母……接着说……不要等我发问……自己说……怎么下流……就怎么说……听到没……说具体点……」  「我说……我说……」  我早就已经习惯了女婿的挑逗,知道他最喜欢让我说下流话了,不仅他兴奋,我也觉得更加刺激,那种感受真是要死要活的,越说越下流,越说越兴奋,越说越过瘾,越说老骚逼越舒服。  特别是今天,是在我的校长办公室里干这种乱伦的事,更让我觉得刺激。  因此,我哪还顾得上害臊啊,再说了,在自己女婿面前还要什么老脸,只要舒服就行了,只要过瘾就行了。  「唔……我是……王淑华……啊……我是个……50多岁的……老骚逼……哦……喜欢……让大鸡巴女婿……哦……抠我的……老逼……唔……」「骚岳母……你还是啥……」  「还是……是……校长……啊……大白天的……在办公室里……哦……让女婿……弄自己的……老骚穴……」  「嗯……不错……」  「乖女婿……真好……把淑华……岳母……啊……弄得……太舒服了……哦……淑华还是……女婿的……老母狗……啊……我的老狗逼……让女婿……使劲抠……使劲操……」  「嗯……你这个老骚货……」  「啊……好女婿……岳母是……女婿的……老母狗……老贱货……哦……随便女婿怎么搞……都行……」  「骚岳母……老贱货……接着说……别停……」「啊……哦……岳母……还是……女婿的……啊……亲妈……让女婿这个亲儿子……哦……小坏蛋……小畜生……使劲玩……唔……我的……老骚逼……」「啊……很好哦……不过……还要跟你女儿一样……叫老公……快点……叫老公……老公让你更舒服……」  「啊……好女婿……老公……岳母跟女儿一样……都叫你老公……啊……好老公……亲老公……哦……大鸡巴老公……」  「你跟你女儿都叫我老公?」  「嗯……都叫你……老公……哦……你是我们娘俩的……亲老公……乖老公……嗯……啊……快把……手指再深点……插到里面……啊……对……插到老逼里面……哦……妈的逼好痒啊……啊……好想要……快点……啊……」听到我的口中说出那些淫荡的字眼,女婿更加兴奋了,用手指快速地在我的老逼里来回抽送,熟练地运用着各种指法,刺激着我的淫荡骚逼。  我也越说越兴奋,大口地喘着粗气,迎合着女婿的手指,不停地扭动着丰满的大白屁股,早已忘了自己是在校长办公室里,哪还顾得了那么多啊,只要老逼舒服,怎么都行啊。  不过我的校长办公室隔音还是不错的,否则,现在全校的教师和学生恐怕都已经听到我这销魂蚀骨的浪叫了,那刚才我在全校教师大会上讲的师风师德教育可就白费劲儿了……  「啊……乖女婿……亲老公……用力……嗯……妈妈的骚逼……好美……啊……妈妈的逼……痒死了……嗯……好女婿……真好……啊……使劲抠……哦……爽死了……」  越来越多的强烈快感开始彙集到我的双腿之间,火热的阴户好像就要爆炸了一样。  「啊……女婿……淑华不行了……啊……妈妈的骚逼……要飞了……哦……啊……要来了……啊……老公……妈要来了……啊……」就在一瞬间,一阵猛烈的快感沖了上来,我又肥又白的大屁股突然向上挺起,双手紧紧地抱住女婿的头,用力地把骚逼顶在女婿的嘴和脸,使劲儿地顶了不知多少下,也不知道到底喷出了多少淫水,最后终於瘫坐在椅里……女婿可真是体贴,看我不动了,仍然没有停止动作,用他的嘴贴在我的阴道口,伸出舌头仔细地舔起来,不但把我喷出来的骚水全部吃进了嘴里,咕噜咕噜的吞咽着,还仔细地把我阴户的周围都舔了个乾乾净净,真是我的好女婿……我喘息稍定,看到女婿舔完了我的阴户,就一把将他搂在怀里,伸出香舌舔吸女婿脸上的粘液,感动地说道:「好女婿……妈真的是太舒服了……有你这个女婿……妈太满足了……刚才妈真的是……太好了……」女婿也反手抱住我,贪婪的吮吸着我的舌头,我们一起缠绵热吻了一会儿。  「好女婿……光顾着妈好了……还没好好弄弄你的大鸡巴呢……来……让妈好好吃吃你的大鸡巴……是不是等急了?……」「可不……骚岳母……快点吧……也让大鸡巴好好爽爽……」女婿站直了身体,把裤子全部脱了下去,硕大的鸡巴早已青筋暴怒,我一看,真想立即就含进嘴里,好好地吸吮。  可是,就在这时,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俩都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接了起来。  我这边接着电话,女婿也没闲着,就用那根粗大的鸡巴在我的奶子上蹭来蹭去的,时不时地还用大鸡巴敲打着我的脸部。  电话是市教育局的孙局长打来的,他说看看我在不在办公室,有点事想跟我当面说一下。我说什么事就电话里说吧,可他偏不同意,说他现在就过来。  真是大煞风景。  女婿也把电话听得一清二楚,着急地说道:「岳母啊,我的大鸡巴还没好哪,你这就要来人了,那可怎么办啊?」  我看着女婿失望的脸,爱怜的抚摸着女婿粗壮的大鸡巴,安慰着说道:「好女婿,他说现在过来,至少也得要10分钟才能到,岳母帮你快点射出来!」说着,我麻利地把短裤和丝袜完全脱了下来,刚才只是褪到了小腿处,现在更方便了,而且我还淫荡的把大腿岔开,用玉足勾住女婿的屁股,将女婿的鸡巴拽到自己的大腿内侧,用女婿的龟头摩擦着自己水淋淋的骚逼,抬头淫荡的看着女婿。  「来吧,乖女婿,用大鸡巴使劲操岳母的老骚逼,越用力越好,把岳母的老骚逼操烂吧……」  已经憋了半天的女婿知道不能再耽误了,腰身用力向前一挺,年轻的大鸡巴整个插进了我的阴道中。  女婿的大粗鸡巴一插进我的骚逼里,就拼命的快进快出、猛追猛打,快速的前后抽动起来,突然而来的猛烈动作还真让我有点不太适应,可女婿已经无暇顾及我的死活了,只顾在我丰满的肉体上拼命地动着。  我抓住两边的皮椅扶手,张开着雪白的大腿,任由自己湿漉漉的阴户被女婿用力操着,阴道更是因为剧烈的碰撞发出「啪……啪……」的响声!  「嗯……啊……好女婿……乖女婿……哦……操的妈妈……美死了……啊……用力……操岳母的……骚逼……操死妈妈……啊……插到子宫了……嗯……啊……」  看着我淫荡的神情,听着我浪荡的话语,女婿更加疯狂的抽插着,每次都将大鸡巴完全插入我的阴道,一直插到阴道的最深处!  「骚岳母……嗯……我的亲妈……叫点刺激的……给老公听……哦……让老公爽爽……」  我当然不会让女婿失望,一边用雪白的大屁股迎合女婿抽插,一边浪叫道:  「啊……亲老公……啊……淑华……你的骚岳母……你的……乖老婆……要被你的……大鸡巴操死了……嗯……啊……亲老公……大鸡巴老公……你是岳母的亲哥哥……是妈妈的亲哥哥……啊……淑华爽死了……啊……啊……淑华的骚逼要……要被女婿……操……烂了……啊……嗯……啊……快操……嗯……不行了……快……操死淑华的……骚逼……啊……要……要来了……啊……又要来了……再快点……哦……啊……快呀……啊……」  「啊……骚岳母……亲妈妈……啊……好淑华……哦……大骚货……老骚逼……啊……老婊子……哦……老公也要来了……哇……啊……要射了……」「嗯……啊……好女婿……乖儿子……哦……快射……快射进淑华的……子宫……啊……射给岳母……啊……射给妈妈……哦……亲女婿……乖儿子……啊……」  我大力迎合着女婿的狂操,把自己的肥臀使劲向上挺着,平滑的小腹不停地蠕动着,与此同时,女婿也拼命地对着我的骚逼猛顶了几十下,只觉一股股滚烫的精液排山倒海般地沖进了我的阴道里!  我和女婿同时达到了高潮,紧紧地抱在一起,享受着这份乱伦的快感……我让女婿趴在我丰满的肉体上休息了一会儿,就十分不舍地催促他快离开。  女婿腻在我的身上不想走,我只好哄着他,后来实在没办法,我只得答应满足他的那个心愿,就是以后一定让他一起操我和我女儿,他这才离开。  女婿刚走不到一分钟,门口就响起了孙局长急急地敲门声……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56秒 8次数据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