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家庭乱伦
  • 【2012年一千零一夜第十夜·甜吻配角扫清光计划·高板笑耶篇】[二]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2012年一千零一夜第十夜·甜吻配角扫清光计划·高板笑耶篇】[二]
  • 点击数:加载中
二  清脆的敲门声在千钧一发之际突兀的响起,山县实久即将得逞的恶行和高板笑耶的自怨自怜转瞬间便被这不合时宜的插入曲应声打断了。  「少爷,我们要进来了。」随着一个毫无语调起伏,音节间隔也不明显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门的把手喀啦一响,另一个干脆清亮,透露着无限的精神和活力的声音则无脑的打起了招呼:「哦哈呦!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哦!」一个短发、一个长发,一个吊眼、一个垂眼,一个机敏活泼,一个深沉恬静,两个穿着改良女仆装的少女应声推门进入。  「唉呀唉呀~ ,少爷,您昨晚又从外面带女人回来过夜了吗?虽然姐姐大人对这种事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还稍微有点怂恿的意思,但您毕竟年龄还小,要注意不要玩乐过度搞坏身体才行啊。」短发,吊眼,机敏活泼的那位刚看到门内的情况就马上像唯恐别人不知道似的高声宣扬。  「嗯~~~ ,我说琉璃酱,少爷昨晚带回来的女人好像是高阪老师。」长发、垂眼、深沉恬静的那个则依旧用她完全听不出疑惑的声音淡定的说道。  听到两个一唱一和,说相声似的对话,笑耶马上抬起头来望向门口的方向,当确认了进来的人是谁以后,绷紧的神经立刻放松,眼泪竟瞬间随着放松的精神哗哗的顺着脸颊流淌了下来,她真的没想到到了这个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份上还能遇见熟悉的面孔。  进来的两位女仆是水无月琉璃和出羽爱音,这两人虽然不是笑耶班上的学生,却是她经常光顾的茶道社的社长和副社长,性格互补但同样用不常见的特殊腔调说话的两人自入学以来就是尽人皆知的死党和学校的风云人物,真是熟悉到想忘也忘不掉。  「啊啦啊啦,虽然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喜欢欺负女孩子还真的是少爷一贯的风格啊,光我看到就有三次把比自己大很多的女性弄哭了。」水无月琉璃一如印象中那样语言尖刻,出现在这个房间没超过10秒钟,就主导了房内的气氛。  「我只是吓了她一下而已。」被打断好事的实久恨恨的瞪了琉璃一眼,犹豫了几秒后终于沉下脸来翻身下床。  「把她的衣服和挎包还给她,让她吃过早餐后再送她上班。」他愤愤的大步走到门口,随后像下了什么决定似的推门要往出走。  不过没等他的身影从敞开的门口消失,却后知后觉的突然转过身来用气急败坏的声音吼道:「你们俩少在她的面前给我造谣!那些女孩明明都是因为我玩得她们太爽才会流出眼泪的。」  吼完之后,他已经满脸通红,感情复杂的望了一眼无助的瘫坐在床上不住的抹着眼泪的笑耶,终于叹了一口气,大步流星的拂袖而去。  这么轻易就脱离了虎口,让笑耶很有种恍若隔世的错觉,她擦净脸上的泪,回忆着刚刚发生的种种,竟慢悠悠冒出了自己似乎错过一个大好机会的想法。  琉璃和爱音也不出声打扰她,为一言不发的她拿来已经干洗过的衣服,又为呆愣愣的坐着的她端来了早餐。  「哎呀,少爷虽然蛮横娇惯了一些,又有点贪淫好色,不过本质上并不坏哦。」可能是觉得就这么放着她精神恍惚下去也不是办法,琉璃忍不住说了一句话试图打破场面的尴尬,这句既不为安慰也不算告诫,但的确起到了把对方的心神拉回到现实中的目的。  此刻的笑耶真的觉得自己脑袋很不够用,她本应该吃过饭就赶紧离开这个尴尬之地,然后彻彻底底的忘记这段惊魂奇遇,可是脑海中却怎么都挥不去少年离开时看自己的眼神,她从那一眼中看出了许多深沉复杂的情感,却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成为那深情眼眸凝视的对象。  好奇心的确是会害死猫的,怎么也想不透的她终于憋红了脸,向身边的水无月琉璃问起心中的疑问,不过说出口来,却变成了这样一句话:「水无月同学,真是奇遇啊,呵呵。」  我晕,琉璃哑然失笑,爱音则依旧是一副扑克脸:「老师,憋了这么长时间,不会只想说这么一句话吧?」  「嘿嘿嘿,其实是有些事情想问你们。」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还吐了舌头做了个鬼脸。呜啊!老师的威严你不想要了吗?「之前我有听说过豪门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夜生活都十分糜烂不堪。你、你和出羽同学既然出现在这里,是,是因为你们都是那个山县君的女人,和他做过了吗?」「老师可能有些误会了,我们并不是少爷的女仆,而是属于少爷的姐姐,也就是担任家督后见役的山县亚弥大人的女仆。」爱音不温不火的解释道:「少爷虽然经常从外面带女人回来过夜,但至今还没做出过强抢民女这类的事。我们不清楚他对老师是怎么讲的,但我想那真的只是吓唬老师你而已。」「至于说有没有做过……」琉璃接过话头「我和爱音的确是亚弥姐姐大人的情人没错,不过我和爱音并没有受到过胁迫,而是完全心甘情愿呆在姐姐大人的身边的哦。」说的时候完全不知道压低声音,就像很怕周围的无法清楚的知道。  「我和爱音因为家里的关系生活都很拮据,现在可以正常的上学和生活都是多亏了姐姐大人的关照,所以成为姐姐大人的贴身女仆也好,接过姐姐大人一手创建的茶道社也好,甚至是献上身体在我们看来也根本不足以报答姐姐大人对我们的恩情。」  「而且姐姐大人虽然很男子气也很霸道,但宠倖我们的时候却并不粗鲁,而是非常的温柔,被姐姐大人这么有魅力女人爱着真是无上幸事啊,只要想起姐姐大人的纤细的手指和灵活的舌头,我就觉得快要升天了。」他侃侃而谈,笑耶却立刻就被这淫言秽语轰得更加面红耳赤。  「豪门确实就像你说的那样非常糜烂,毕竟有权有钱没有理由不充分利用,不过凡事却不能一概而论,能够被亚弥姐姐大人爱着,真的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希望老师能够理解我们。」琉璃已经有些兴奋过头了,爱音又接过话头继续解释。  「是,是这样吗?我并不是第一次遇到百合,而且我的班里好像也有这样的学生,但是像你们这本直白,这么无所顾忌的讲出来的的确是第一回遇到没错了。  老师是不会瞧不起你们的,不是有句话说:『爱是不分年龄性别的吗?』」她赶紧澄清立场,害怕和两人产生不必要的隔阂。  不过说到这里,她的心中却隐隐的涌起了一丝不甘和失落:「听你们这么说,山县君果然是抱过许多女人的吗?」  可以说全都是那深情的一眼回望惹的祸,在不知不觉之间,她潜藏在心灵中那一丝对真爱的渴求和期待已被那一眼深深的诱惑,她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步入了无底的深潭,即将沉沦其中不可自拔。  身为「过来人」的琉璃当然立刻就读得懂笑耶脸上的复杂表情,「唉呀呀,该说是对还是不对呢?」她笑了笑,满脸的故作神秘状:「实久少爷的确是经常带女人回家过夜没错。不过充其量是些女公关或援交学生而已,上了就上了,第二天给点补偿再速速打发走,少爷可不会对这样的女人产生任何一丝的迟疑和怜惜。」她开始渐渐的引导陷入迷茫中的笑耶,希望将她拉近自己和爱音已然深陷其中的甜蜜陷阱。  「凭我对少爷的理解,只是因为我和爱音的突然闯入就放弃了对老师的侵犯,他肯定是非常爱惜老师才对。」说到这里她刻意停顿了一下,「不过有些现在说来还没有必要,老师如果想要进一步瞭解,那就必须得有一定的觉悟才行啊。」说到这里,她没有停下等待笑耶的回答:「老师必须提早到学校准备的吧?  而且也差不多要到姐姐大人起床的时间了,姐姐大人每天必须有我和爱音的早安吻才肯起床,我们必须去得去姐姐的床前等着她了。」她自顾自的拟定计划:「我想不如这样好了,如果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真的想要深入的瞭解少爷的事情的话,就在午休时间到屋顶找我和爱音,到时我们必定把我们知道的都告诉老师。所以笑耶老师,我们就学校再见吧。」刚刚说完她便拉着爱音迅速的跑出卧室,另两位女仆随即敲门进入,继续服侍笑耶更衣用餐。  饭后,笑耶被归还了挎包,接着在女仆的指引下穿过走廊和门厅,来到了厅门前,如预想一般,这座住宅坐落于一处占地面积不小的庄园之内,而被安排送她上班的赫然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  这可能是这辈子唯一一次乘坐如此高级的轿车的机会了。她懵懵懂懂的上了车,刚刚坐稳却惊讶的发现害自己纠结犹疑的实久本人就坐在自己对面,立刻吓了一跳。  此刻实久已经换下了浴袍,穿上了一身合体的西服制服,虽然身材依旧瘦小,但却被衣服衬出了一丝男子汉气。不过他阴沉着脸,看起来心情比早上差了很多,很显然还在不满于早上的风流被硬生打断。  车子缓缓开动,实久则眼神凶恶的盯着笑耶不放,不过笑耶一想到眼前一脸不爽的少年并不是真的凶神恶相,也会被女仆两句尖刻的话语逼退,笑耶就觉得没最初那么畏惧了。这其实是他的一种占有欲吗?自顾自分析着,她反而有些开心起来了。  实久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威吓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于是悻悻的停止了自讨没趣的瞪人行动。他偏开目光沉默了一会,让车内的气氛有些尴尬起来,车子缓缓的移动,直到停到一座学园的路旁,他才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  「我虽然不清楚姐姐的女人和你说过什么,但我想她们应该还有些自知之明,肯定不会那么不识趣的为了你到姐姐那里告我的状的。我捡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认定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所以即便会惹姐姐生气,也别想让我就此放弃。」他说这些的时候紧盯着笑耶的眼睛,语气很是透着一股不甘。  「不要以为自己可以就此逃开我,你的身体我在昨晚已经好好的玩弄过一番了,即便没有拿走你的处女,你其实也已经算是我的人了。」看到笑耶没有反应,他开始生气的大嚷,神情愈加像是因被抢走中意之物而不满的孩子。  「总之,我放学很早,会到你的学校接你下班。到时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覆,否则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说完他转身下车,接过司机递过来的书包,再次愤愤的头也不回大步离去。  听到实久撂下的狠话,笑耶的脸上却反而泛上了一丝红晕,想到昨晚瘫倒在床上自己赤裸的身体曾经被俊俏的少年像玩具一样肆意的揉捏把玩过,除了羞赧得脸都烧起来了外,竟产生出了一种别样的背德快感,就怀着这样一副心情,车子平安的将她送到了她任职的辉夜高校。  平日里总是元气满满的笑耶老师今日却一直一幅心事重重的样子,早会的时候学生们都有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还引来几个女同学在课间担心的上前询问,这让笑耶更加的觉得自己有失教师的水准,不过这真的不能怪她——无论是进一步还是退一步,这都将是决定命运的重要抉择,无论是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必须有个决断才行。她开始在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试图理清自己的本意。  女人的生存意义是什么呢?是相夫教子平和的日常还是不计后果的寻求真爱?  其实这都不重要,女人才更像是感性和欲望的动物,只要撤掉她们的所有退路,她们会变得比男人更加敢爱敢恨。  随着午休的时间一点一点的临近,笑耶终于在最初的迷茫中逐步理清了自己真实的想法,既然难于逃避,不如放开享受,更何况物件还是有着深情眼眸的俊俏少年,仔细想想自己年龄实在已经不小,无论遭遇到何种结果也都不能算是完全吃亏。  拿出觉悟其实根本花不了多长时间,行动中的女性很快便散发出了无限的魅力。终于挨到了午休时间,在办公室稍作准备,笑耶便迫不及待的登上阶梯,来到顶楼,琉璃和爱音已经如约的等在哪里。  「我们已经在早上将少爷和老师的情况透露给姐姐大人了,对老师稍作瞭解之后,一直持放任态度的姐姐大人这次难得决定要插手干涉少爷了哦。」就像是在炫耀什么一样,看到笑耶爬上顶楼,大嗓门的琉璃立刻连珠炮似的宣布了她的功劳。  「姐姐大人说如果老师不愿和山县家产生瓜葛,她会出面阻止少爷对老师的追求,也会约束少爷让他今后不会再出现在老师面前给老师带来困扰。」具体解释的是爱音,那不紧不慢,毫无洋溢的声调实在是让人觉得干着急:「相对的如果老师愿意和少爷在一起,姐姐大人保证会想办法为老师打掩护,尽量不让老师受到委屈。」  「嗯,嗯,看来姐姐大人一下子就明白了少爷执意想要老师原因了。」琉璃夸张的点了两下头,接过话头:「有了姐姐大人的保证,老师应该能毫无顾忌的进行决断了吧。」说到这里,她刻意停顿了一下,接着换上了一副调侃的腔调:  「不过,看老师的表情,我想答案已经没有悬念了吧。不过还是请老师亲口说出来吧。」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实际说出口来还是让笑耶觉得害羞,声音也变得细微起来:「我、我现在年龄已经不小了,错过了这一次,也许就再也没可能体会到爱情的滋味了,所以哪怕是做情妇也好,我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更何况……」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更何况物件还是豪门公子,而且还长得那么可爱。」说到这里,她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细不可闻。  然而转瞬之间,她又开始大声为自己辩解:「不过这不代表老师是喜欢幼齿的正太控哦,更何况国中生已经不能说是正太了……」渐渐的语无伦次起来:「虽然看起来只有那么大,但是,但是……」  还好琉璃适时的出声打断了她的狂乱:「笑耶老师,情妇什么的还不一定呢。  从某种意义上讲,老师也许是难得的幸运儿。」「这是姐姐大人给老师的邀请函。」爱音说着递上了一封信件。  「唉,什么意思?」疑惑的笑耶接过将其拆开。  「其实实久少爷现在还没有未婚妻,老师非常有机会成为少爷合法的妻子哦。」说到这里,她以一副算计得逞的小狐狸表情看向了笑耶。「不过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还是等老师和姐姐大人见上一面再说吧。」虽然年龄要小上很多,不过在性爱方面我们可是经验丰富的前辈啊,去见过姐姐大人之后,我们也许能有机会教教老师如何取悦自己的爱人也说不定。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