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家庭乱伦
  • 【2012年一千零一夜第十夜·甜吻配角扫清光计划·高板笑耶篇】[四]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2012年一千零一夜第十夜·甜吻配角扫清光计划·高板笑耶篇】[四]
  • 点击数:加载中
四  山县亚弥开始侃侃的讲起了家族往事,一边说一边伸出手指轻轻的捋顺弟弟的头发:「山县家族历史久远,观念也很传统,对待结婚之类能决定家族命运的大事从来都是慎重又慎重。生在豪门本来必须要有豪门子弟的自觉,但爷爷年轻的时候却很自主也很张狂,偏偏命运这个喜欢恶作剧的家伙就偏爱捉弄他这种人,让他爱上了不该爱的女人,最后搞的遍体鳞伤,终身都追悔不及。」「爸爸和爷爷相比更是个叛逆的孩子,作为爷爷的独子,爷爷非常不希望爸爸走自己的老路。当年你的妈妈在黑道中的名头很响,爷爷担心两人的结合会给爸爸的人生带来无穷的麻烦,甚至可能会让爸爸送掉性命。于是激烈的反对他和你妈妈在一起,甚至以断绝父子关系相威胁。」「两个男人都很自作聪明,爸爸表面遵从爷爷的命令,在爷爷的安排下娶了我的妈妈为妻,但背地里依然和你的妈妈私下会面、海誓山盟,爷爷本指望让我妈妈快点生下继承人能令爸爸回心转意,最起码也要保证宗家不要就此绝嗣。但随着我的出生,两个人的矛盾却越来越激烈,最终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彻底决裂。」  「爸爸就这样断绝了和家族的所有关系转投你妈妈的怀抱。而在我妈妈死后,他本来有过把我也一起带走和你妈妈一起生活的打算,但爷爷动员家族的成员抵制他,还通过法律途径限制了他和我见面,这个决定现在看来说不上对错,但爷爷不止一次对我说他其实很内疚。」  「至于我的妈妈的死,虽然也有人说她是伤心伤坏了身体,但其实自从她生了我以来身体就很糟糕,又活了那么多年其实已经很幸运了,她的死并不是谁的错,或者说其实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份,我不知道爸爸后来是怎么对你讲的,但如果连从没见过她的你都因此有了心理负担,那可就太糟糕了。」「无论是出身高还是出身低,人人都应该有选择自己道路的权力,只要他有承担所选道路所造成后果的觉悟,无论是爸爸还是爷爷,每个人都只是选择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道路而已,你还年轻得很,只要不是受到居心叵测的坏女人摆布,不管结果怎样对你来说都应该会是不错的人生经历。爱也好、恨也好、甜蜜也好,伤痛也好,多体会些恋爱的滋味总是错不了的。」最后她微笑着伸手掐了掐弟弟鼓起的脸颊:「好了,说了这么多,其实主要是为了向你明确一下我的态度,自从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以后,我发现你一直有意无意躲着我,这实在不是姐弟之间该有的交往模式。藉着这个机会,我希望能够和你亲近一些。」  「我不想拿出一副监护人的威严来干涉你的自由,你也不用有所顾忌,姐姐支援一下弟弟的爱情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说说你是怎么把她带回来,以及你是怎么看待她的吧。我虽然从她那里也听到了一些经过,但还完全不瞭解你的想法。」姐姐的真诚表白果然换来了弟弟的好感,话说到这种程度,让实久觉得实在没有必要继续再将姐姐当成一个必须跨越的阻力看待,他很快转变态度决定坦诚面对自己的亲人,一扫之前的戒备,他微微低下头,表现出一种非常的羞涩的状态:「好吧,姐姐,那就和我谈谈我喜欢的女人吧。你也觉得她是个好女人,这么说我听着挺高兴的。」  看到弟弟在自己面前露出的靦腆笑容,山县亚弥知道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哎呀,害羞什么啊。男子汉大丈夫,做都做了,还怕说出来吗?」她调笑着,接下来准备实际的瞭解一下情况,希望能够为弟弟解除疑虑。  「我昨晚看到有人倒在路边,本来真是出于好心才会把她捡回家来的,我不知道这算不算一见钟情,当我把她放到我的床上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她是那么的有魅力,熟睡的脸、小巧的嘴和恬静的微笑都好像是在诱惑我,我过去接触过的那些女人从来没给我带来过这样的感觉。」实久小心翼翼的讲起了自己的故事,说的同时还是不忘时刻观察一下姐姐的的反应。  亚弥只是侧耳倾听,并不发表个人的见解,实久这才放下心来,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  「真的就像有恶魔在我耳边低语一般,我很快就觉得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了,想拥抱她、想亲吻她,想体会她肌肤的温度。但我没有放任自己的冲动,只是恶作剧一样一件一件解开她的衣服,一寸一寸的欣赏她的肌肤,觉得既兴奋又幸福,她因为觉得冷而无意识的蜷起身子嘟着嘴的样子是那么的可爱,看在我的眼里令我觉得整个世界都美好起来了。」  「我害怕把她吵醒,小心翼翼的抚摸她的裸背、她的小腹和她的腿,但并没有更进一步去侵犯她。她那么的毫无防备,当时的情况我明明可以毫无阻力的占有她,但我害怕在她心中留下阴影,犹豫再三,还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只是搂着她过这一晚。」说到这里,他把头垂得更低,表现愈发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孩子,当然他说的话可显不出一丁点的情窦初开。  「我根本睡也睡不着,天快亮的时候,我跑到浴室去冲冲凉稳定一下激烈的心神,好冷静下来思考等她醒来我拿什么表情面对她,拿什么理由解释我对她的冒犯,但最终也没想出什么头绪。当我推开浴室的门,看到她裹紧被单,一副戒备的样子盯着我的时候,我感觉心都揪了起来,恨不得马上冲到她身边告诉她我对她其实毫无恶意,打那一刻起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让她成为我的女人,她是那么的可爱,我知道我一旦放手,可能这辈子就再也碰不到这么迷人的女孩了。」「但我依然毫无头绪,唯一想到的就只是应该想办法挽留住她,所以才吓唬她,说了很多狠话。」他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甚至带上了一点自责的情绪。  「哎呀,山县家的男人看来真的个个都是痴情种子啊,不过好在你喜欢的只是普通的高中老师,不像爸爸喜欢的是黑道的大姐头,也不像爷爷喜欢的是外国的谍报人员。」亚弥调笑的又捏了捏实久的脸,其实是为了对他有所安慰:「你从小到大一直能够呼风唤雨,面对自己真正在意的女孩子时,终于察觉到自己的无力了吧?不过没有关系,姐姐可以帮助你成就你的恋情,在这方面姐姐绝对称得上是专家哦。」  「嗯,这我相信。」实久点点头,当然不忘了加上一句:「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对她动心啊,她那么可爱,你如果对她出手,我肯定会记恨你一辈子的。」「好啦好啦,你就放心吧。」亚弥伸出手来,手心向前做出保证。  「告诉你个好消息,根据琉璃和爱音告诉我的情报看来,笑耶老师其实对你也非常有好感,刚才和她对话的时候,我也察觉出了不少事情。虽然还远远谈不上两情相悦,但她还是准备给你这个追求她的机会,爽快的答应了当你的家庭教师。她虽然表现得很坚强,也很果敢,但本性却很纯良,还有些小女人爱做梦的气质,我看得出来她骨子里其实是个容易驯服的传统女性。」亚弥拢过弟弟的肩膀和胳膊将他的脑袋尽量和自己的拉在一起,凑近他的耳朵为他出谋划策。  「想要征服这种双重性的女人需要正面进攻和迂回包抄相结合。所以首先需要做的就是确保与她在一起的时间;其次就是要把握好和她的距离,既不能让她察觉到你对她的依恋,又要时刻都能出现在她的面前发挥你对她的影响;最后就是要明确你们之间的关系,以威压和笼络让她对你产生依赖和归宿感,霸道的索取和适当的温柔应该能让她很快变得心系与你,甚至对你死心塌地。」「不过有一点要注意了。传统的女性一般都会容易吃醋,你一直找不同的女人回来我从没加以干涉,是因为我觉得借此增加继承人的数量也不是坏事。不过现在你心中既然已经有了本命,在彻底掌控住她的身心之前,继续这么乱搞肯定是不行的。」松开搂着对方的胳膊分析道,最后亚弥终于嘿嘿一笑:「这就是现阶段我能为你做的了,至于你最终能不能抱得美人归,就完全属于努力的范畴了。」「好了,差不多也快开饭了。」她拍拍屁股准备起身离开。「虽然还有很多的路需要走,但踏实得迈出你的第一步也同样重要,现在就让琉璃和爱音赶快带着你去见见你的家庭教师吧。」临出门时她还没忘对弟弟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终于也算有了一些进展了!实久心中洋溢着喜悦,起身站稳,准备跟着姐姐一同离开,却发现水无月和出羽已经站在和室的门口等待他了。  这两个家伙虽然的确管了自己不少闲事,但并没有给自己找什么麻烦,反而推波助澜的帮到了自己的忙。为了自己的恋情能够顺利进行,看来有必要找个时间犒劳或者说贿赂一下她们。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先办「正事」要紧。  「是你们把笑耶带回家来的吗?谢谢了,她现在在哪儿?我想马上就见到她。」「哎呀,不要着急嘛少爷。」水无月依然是一脸高深莫测的奸笑,不知道正在打什么鬼主意,让人看了就觉得心里没底。「我们可是花了很多心思准备给您一个惊喜的哦。」  于是两人引领着实久疾步前进,目的地是他平日做功课的书房,他觉得自己的心情越来越雀跃,也莫名的越来越紧张起来,水无月提到的惊喜他固然十分期待,单单只是和笑耶再次见面就已经足够他兴奋异常的了。  然而,来到书房的门前,他却又突然惴惴不安了起来。  她就在这道房门的后面,见到她时我该用什么表情呢,我又该说些什么呢?  踌躇犹豫之中,水无月和出羽却像没有注意到他纠结的脸似的果断的赶上前去伸手推开了书房的门。  「先等一下……」话还没说完,门就已经彻底敞开,他心中牵挂的可人正立在书桌之前,立刻让他看得呆住,再也无法将口中的话说完。  低胸的白衬衫袒露出胸口一大块雪白诱人的乳肉,银灰色的职业短裙将纤腰和丰臀紧裹其中,黑色连裤袜将修长美腿的曲线尽情勾勒,脚下的高跟鞋愈加的凸显出成熟女性的性感和柔媚。  被女仆二人组硬拉着穿上这身挑逗意味十足的衣服的笑耶本就已经羞赧不已了,此刻被实久满含欲念的视线盯着更是令她恨不得赶紧找个能遮挡的地方躲起来。  爱音把实久推进书房,随后琉璃赶紧一脸坏笑着从外面关上了房门。书房中立刻就变成了二人空间。  一声不吭瞪大了眼睛尽情欣赏着自己妩媚的姿态的实久令笑耶觉得室温好像无形中提升了许多度,整个房间闷热异常。  好尴尬的气氛,这么下去不行!她在心中给自己打气,终于细若蚊蝇的挤出了一句话:「你,你好,实久君。」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一般,立刻惊醒了陷入痴迷的实久,他想起姐姐刚刚的告诫,深吸了两口气,终于换回了一贯霸道无赖的气质。  「很高兴能够成为你的学生,不过在外人的面前我们还是互称「高阪老师」和「实久少爷」比较好,而且对话的时候不要忘了必须要使用敬语。」他走上前去执起笑耶的手。  「私下里我允许你称呼我为实久君,不过相对的……」弯下腰深情地一吻,然后抬头面向她微微的一笑。  「你必须答应让我叫你笑耶酱才行啊。」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54秒 8次数据查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