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大家忘记网址,请使用永久备用网址www.riaoao.com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网站公告 看片指南 留言求片
  • 当前位置:
  • 校园春色
  • 用20萬上了校花(三)
本站最新地址《www.riaoao5.com 》来访问本站,(夜夜嗷已改版为日嗷嗷,请大家互想转告~!) 备用地址《www.riaoao.com》是不是很好记啊!^_^
  • 用20萬上了校花(三)
  • 点击数:加载中
(三)  听到我唐突的话,兰兰姐愣住了,婉拒道:「不用了。这里虽然很小,可有张阿姨关照,我和小乖呆在这很好。」  我以为兰兰姐是不好意思,便自以为是地说道:「兰兰姐你不用担心,我家里就我一个人,有房间让你和小乖住。」  兰兰姐见我如此,叹了口气,把话挑明道:「文迪,谢谢你关心。不过我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和你住在一起,实在是不方便……何况你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帮我们。」  我如一盆凉水淋身,尴尬地呆在那里,反省道:是啊,光靠热血冲动、一厢情愿地就要「拔刀相助」,也没考虑考虑人家母女才认识你几天,信得过你吗!  平白无故的,你帮人家干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你看见人家兰兰姐长得年轻漂亮,小乖又听话可爱,就同情心泛滥了,平时大街上遇见个乞丐,怎么没见你给过一块钱  兰兰姐见我不说话,以为自己话说重了,便又说道:「文迪,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我知道你是好心,你买了我全部的彩票,已经是帮了我和小乖的大忙了,我们不想再麻烦你。」  我正在自我反省,闻言掩饰地笑道:「没事,兰兰姐,你说的对,平白无故的……」转而说道:「兰兰姐,那我平时没事,能经常来看看小乖吗?我很喜欢小乖。」  兰兰姐见我并没怎样,便也笑道:「可以呀。不过白天我要找工作,小乖会呆在张阿姨家。」  从兰兰姐家出来,天已经全黑了,我拎着彩票走在路灯下。本来我是不想要彩票的,可兰兰姐非坚持让我拿走,还仔细嘱咐让我一定要等二次开奖。  第二天早上,一个电话把我从被窝里叫了起来,居然是班主任老头!老头说这星期之内,学校让毕业班的学生带着工本费去领毕业证本来我是不想去的,不过一想也有些日子没去学校打篮球了,便穿好衣服带着钱出发了。  学校还是老样子,领完毕业证,我就跑到操场上去打篮球,其间遇见几个同学,各自礼貌性地打了几个招呼,感觉大家又陌生了许多。  玩到中午,我想下午去找小乖,便打算去买点东西。刚出操场,看见陈欣从教学楼走了出来,像是刚领完毕业证的样子。  我习惯性地打了个招呼:「陈欣!」  陈欣听见有人喊她,便扭头望过来,等看见是我,不知为何有点手足无措起来。  我走过去,公式化地说道:「你也来领毕业证了。」(费话,人家不来行吗!)陈欣沉默了片刻,好像平复了一下情绪,沉声问道:「文迪,你喊我有什么事。」  我奇怪地道:「没什么事啊,就是打个招呼。对了,你在东方新闻社怎么样。」陈欣听我这么说,明显松了一口气的样子,恢复开朗地说道:「还行吧,挺不错的。你怎么样,现在在哪呢?」  我笑道:「我现在是『无业游民』。」  陈欣一听,小吃了一惊,说道:「不会吧,怎么你没找到工作吗。那上次去东方新闻社面试你怎么没来?」说到这,停下来想了片刻,看了看我,似乎鼓着勇气,小心地问道:「你不会是因为我,才不去的吧?」问完,脸上不由自主地飞起两片淡淡的红霞。  见她似乎有点误会,我想起当初对陈欣的「莽撞」来,不禁脸上也有点微微发烫,嘴里忙说道:「不是、不是!我是……我是因为想继续上学,所以才不去找工作的。」说完,心里吁了口气,呼,真是佩服自己的急中生智。  见我脸上也有点红,陈欣知道我是想起了当初的事,脸上更红了,说道:「文迪,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觉得气氛很尴尬,我说道:「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等陈欣快出校门时,我突然想起有事要问她,便连忙追了过去:「陈欣,等等!」  陈欣转过身来,不知想些什么,脸上泛红,犹豫地问道:「文迪,你还有什么事?」语气里带着一丝连她自己也没有觉察到的情绪我跑过去,微微喘着气问道:「陈欣,你知道赵怡然的消息吗?」陈欣听见我的问话,眼睛里不停地泛着各种神色,快得我都分不清了,过了好半晌,眼神复杂地说道:「文迪,你问怡然的消息干什么?」我有点不自然地笑道:「没什么,只是对你那个『校花』朋友好奇而已。」陈欣低着头不知想什么,说道:「我也不知道怡然的消息,我去东方新闻社后没两天,怡然她们家就突然搬走了,原来的房子也卖了。」我心中一震,难道说我真的与「初夜」再无相见之日了吗?  陈欣见我听到消息后木无表情的样子,幽幽地说道:「文迪,同学三年,你从来没问过我怡然的事。」说完这句莫明其妙的话后,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而我这时正心中「波涛汹涌」,根本没注意到陈欣已经走了。  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个人傻傻地站在学校门口,中午的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我。我正不知该干什么时,我的「游戏专用」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奇怪地接了电话,只听手机里传来小四的声音:「文迪,你在哪呢?今天晚上和我出去玩!」说了没几句话,小四就挂了,她让我今天晚上七点在麦当劳门口等她,然后和她朋友们一起去迪厅  这电话来的真突然,没想到小四会再来找我。我纳闷她怎么有我的手机号,可一想手机曾借给过小四,她知道号码也就不奇怪了。  从陈欣那里没打听到赵怡然的消息,我正心情有点郁闷,听到小四说要带我去DISCO ,便打算去那里换换心情,要知道,我还从没去过DISCO 呢!于是,便回家开始为「晚上的节目」做准备。  已经七点半了,小四还没到,我站在麦当劳门口,心想是不是被放鸽子了?  正在犹豫要不要进麦当劳找个地方坐一下时,一辆出租车开过来,后门打开,小四从里面探出身,对我说道:「上车吧,文迪。」小四又恢复了我第一次见她时的样子,浓浓的妆掩盖住自己本身俏丽的容貌,感觉像是另一个人,上身穿了件短款无袖T 恤,下面是条紧身七分裤,中间露出一截雪白的肚皮。  到了DISCO 门口,已经有打扮得和小四一样的三男两女在等着,小四带着我过去,和那两个女的凑在一块说笑起来,那三个男的在一旁抽烟,其中一个递给我一根烟,见我谢绝了之后,三个人就没再理我。  过了一会儿,又来了两男一女,这时人好像齐了,于是我们六男四女便进了迪厅  刚一进DISCO ,我就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吓了一跳,只见如两个篮球场般大小的舞池里,挤满了男男女女,大家都在疯狂地随着音乐扭动。  我们来到一个包厢,小四她们几个女孩跑去洗手间,剩下我们六个男的凑在一起说话。大家好像也不是都认识,先前的三个是一起的,后来的两个互相认识,只有我,谁都不认识,不过这时无所谓了。  六个人中,年纪最大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开了家音像店,大家都管他叫「老大」。今天晚上大家出来玩就是「老大」请客。  几个人讨论起今天晚上安排的「节目」,我默默地在一边听着。  「今天认识大家高兴,咱们喝个痛快,不醉不归!」「对,喝个痛快!不过,不知道这的货色怎么样?」「放心,不会让你喝不下酒的。」  「是啊、是啊,我上回来,可看见几个不错的。」……  我在边上越听越迷糊,只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喝酒的事,可听到后来又不太像。  反正我不会喝酒,所以也就没怎么仔细听,开始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包厢里的免费杂志。  几个女孩回来,听见他们说的「节目」,翻了翻白眼,说道:「又来了!每次出来你们就知道喝酒。记着,老规矩:要玩可以,不许偷吃!」其中一个女孩掐了请客的「老大」一把:「听见没有!」  「老大」忙对她陪着笑脸说道:「老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私卖『公粮』的!」小四冲我嘻嘻一笑,对那五人说道:「我男朋友可是第一次来,你们可不许欺负他,知道吗!」  五个人闻言,顿时像见了鸡的黄鼠狼,两眼直放绿光,齐齐高兴地说道:「噢,小四你放心,今天哥哥们一定把兄弟伺候好喽!」我虽然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但估计不是什么好事,身上泛起一阵恶寒,狠狠地瞪了小四一眼。小四假装没看见,嘻嘻一笑,和姐妹们出了包厢蹦迪去了。  小四她们走了后,几个男人少了顾及,轻松地说笑起来。「老大」先要了桶生啤,说是「润润口」。  啤酒我喝不多,陪他们喝了几杯后,我就推说肚子没地方,喝不下了。他们也不以为忤,嘻笑着说我现在就开始留肚子为一会儿作准备了。我不太明白他们的意思,只是随口答应着。  服务生陆续拿着各种各样的酒瓶进来,没一会儿,就摆满了半个茶几,我在一边越看越心惊. 不知为什么,他们并没有急着开始喝酒,几个人兴致很高地说着各种酒的优劣。  我找了个借口,站起身说要去找小四,「老大」说道:「兄弟,着什么急,酒还没开始喝呢,等咱们男人喝完酒再去找她们。放心,一会儿有的你高兴呢!」这时,有人敲了敲包厢的门,我以为又是服务生来送酒,门开了却见到六个穿着暴露的年轻女人走了进来。我正在想她们是不是走错了,只听那几个男人高兴地说道:「下酒菜」来了!我恍然,原来他们在等着陪酒女喝「花酒」。这阵仗我可是第一次见,虽然以前也曾想过去找「小姐」,可那基本上算是「未遂」,真刀真枪的我可一次也没见识过啊!  看着大家很自然的一人拉了一个「小姐」坐到身边,我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老大」冲我说道:「愣着干什么,坐啊!我们可都答应过小四,今天把你照顾好喽!」说完,几个人搂着各自的「小姐」,贼贼地笑起来。  众人开始喝起酒来,有了女人就是不一样,满屋都是莺声燕语的。不知他们是不是暗地里约好了,都纷纷来找我喝。我不会应付,没几怀就醉了,倒在沙发上。他们见我醉倒了,也不纠缠,哈哈笑着继续对喝起来。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因为尿急我迷迷糊糊的醒过来,半闭着眼睛,想去上厕所(包厢里有厕所)。可摇摇晃晃几次都没能站起来,这时不知是谁扶了我一把,我想说声谢谢,可舌头却不听使唤。  在那人的搀扶下,我进了厕所,可却怎么也解不开拉锁,那人又伸手帮我拉开拉锁,拿出我的「宝贝」。已憋了半天的家伙一露头,立马不客气的滋起水来。  我心中大急,自己的「弟弟」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碰啊!  正想说「大哥,帮我进来就行了,撒尿还是让我自己来吧」,可话到嘴边,只变成「唔唔」声,于是我强自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结果吓得我差点把尿憋回去,根本不是那五个男人中谁那么好心帮我,而是个女的正低头拿着我的「弟弟」,帮我解手。  被这么一吓,我出了一身泠汗,酒醒了一大半(关键还是「走肾」的原因)。  结结巴巴地对那女人说:「大姐,你放开手吧,我自己来就行了。」那女人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大概清醒了,把「弟弟」的主权还给我,另一只手却继续扶着我。  这泡尿可真长,在她的注视下,我尴尬地把尿撒完,正想收起来时,手又不听使唤了,怎么也没法把家伙放回去,急得我醉酒时煞白的脸胀得通红那女人见我着急又不好意思叫她帮忙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笑了起来,伸手帮我做了「善后工作」。我小声说了句「谢谢」,她听完身上轻震了一下,没说话,扶我出了洗手间  回到包厢,五个人中又有两个醉倒了,趴在各自小姐的腿上不知所云。「老大」和另外两个「清醒」的家伙搂着小姐还在喝,见我们从厕所出来,怪笑道:  「哟,兄弟怎么去了那么久,不会是偷偷躲在里面『爽』了一回吧!当心我们向小四告状,说你没按规矩办事……」  我又羞又急道:「别胡说!我根本没干什么,尿的时间长不行啊!」他们几人轰然大笑,连那两个倒在小姐身上的家伙也跟着哄笑起来。  我懒得理他们,坐到一边,觉得头疼的厉害,于是闭目养了养神。等睁开眼睛,看见刚才在厕所里帮我的女人正坐在我身边,两眼关心地看着我。  桃子  我心中一动,问道:「大姐,你叫什么名字?」女人一愣,说道:「我叫谢玉桃,这里都叫我桃子。」犹豫了一下,问道:  「小弟,你多大了,第一次来这里吧?」  晕,她居然这么问,是不是以为我还没成年啊?脸长得小就是吃亏。我忙道:「桃子姐,这地方我确实是第一次来,不过我已经十八了。」桃子姐有一点点惊讶:「你已经十八了?看不太出来……」微微闭上眼睛,喃喃道:「……他要在也大概十八岁了吧……」我正想问是什么人,「老大」大声招呼道:「兄弟们都歇得差不多了吧,来,咱们接着喝!开始第二轮!」天哪!我呻吟了一声,还要喝啊。  第二轮酒,我又是被集中「攻击」对像,不过这次桃子姐在边上替我挡了大部分酒,惹得那帮人直说刚才在厕所里我给了她好处。  见没法再「欺负」我,于是他们就开始自己喝起来,因为都已有了醉意,所以大家肆无忌惮起来,一边喝一边与身边的小姐互相调笑,有的已经开始和小姐玩起「互摸」来。  见到那些小姐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少,我有点不好意思,可眼睛不由自主地盯着她们猛看,没办法,人之常情嘛。(给自己找借口!)桃子姐看见我的样子,嗔道:「小鬼头,你看什么呢!」我转过头来,望着她因为喝酒红红的脸,不服气地说:「桃子姐你比我大多少,就敢叫我小鬼头?」  桃子姐呵呵笑道:「我比你整整大了10岁,叫你一声小鬼头一点也不过分。」说完,醒悟道:「该死的小鬼头!居然骗我讲出岁数,想死啊。」说完,娇媚地横了我一眼。  我晕晕地望着桃子姐,心想:桃子姐28岁啦,难怪身材那么夸张,是我认识的女性中最丰满诱人的(这小子才认识几个呀)。虽然桃子姐在6 个陪酒的小姐中不是最美的,可也相当漂亮,脸上充满一种勾人的艳丽,让人总忍不住想到一些与「床」有关的事,连我也不例外。  喝酒让人的控制能力下降很多,我便是这样,长时间呆呆地盯着桃子姐。桃子姐见我看她,啐道:「小鬼头瞎看什么,『毛』刚长齐就色迷迷的。」说完想到什么,呵呵地笑起来,脸上不知是因为喝酒还是什么,越发红了。  我被桃子姐一笑,反应过来,想到刚才在厕所的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无地自容起来。  正在这时,包厢的门「砰」的一声开了,小四她们几个跳完一场,回到包厢喝水休息。众人依旧故我的喝着酒,似乎并没受到什么打扰,双方有默契地互不干涉。  可当那个被「老大」喊作老婆的女孩,看见「老大」把手放在身边小姐胸部衣服里的时候,醋意大发地对他叫道:「你干什么呢!!」「老大」因为喝了不少酒,还没反应过来,迷糊地道:「没什么啊?我们喝酒呢,你们接着去玩吧。」  那女孩气哼哼地跑过来,把「老大」的手从小姐衣服里拉出来,恨声说道:  「不是告诉你不许『偷吃』吗!」  「老大」这时好像才明白过来,忙解释道:「老婆,我只不过不小心摸摸,没打算干别的……」那女孩打断道:「不想干别的,那你使劲抓着那婊子的奶子干什么!!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别想碰我!!」没人愿意被人叫「婊子」,哪怕是真的婊子。那个小姐不甘示弱道:「他抓老娘的奶子,那是因为老娘的奶子长的好!你当谁都跟你似的,整个一个华北平原!」  本来那边正醋火冲天呢,这下如同点燃了火药库,两个女人对骂起来。渐渐地另外几个小姐和女孩也都被波及进来,双方大吵大闹,场面混乱极了。「老大」他们几个男的在两边劝架,可因为喝酒喝多了,不怎么清醒,所以没有什么效果。  我和桃子姐坐在远远的一边,看着这群男男女女不知如何是好。  终于,「老大」的老婆气极了,一摔门走了,剩下小四三个女孩忙追出门去。  小四临出包厢时看了我一眼,想说什么,不过没来得及说就急匆匆地追出去了。  一个男的问道:「咱们怎么办,追她们去?」因为刚才劝架,被骂的憋了一肚子气的「老大」说道:「走都走了,追什么追!反正过两天哄哄就好了。来,兄弟们,这回彻底没人管了,咱们放心大胆的折腾!」一伙人又开始喝起来,那帮小姐因为觉得刚才在混战中占了上风,所以对男人们越发逢迎起来。我又遭到五个人的轮番灌酒,就算有桃子姐在身边「护驾」,可还是被灌了不少。  终于,我彻底地不行了,醉得是人事不知。  我在梦里迷迷糊糊地觉得小四在我身边,可一会儿又变成了陈欣,正想和陈欣说几句话,她已经不见了,赵怡然出现在面前,赤裸着身体,身材却和我曾见到的不一样,是兰兰姐般少妇似的动人身体……一场春梦了无痕。我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欲死,嗓子就像是被风干了一样。习惯性地把手伸向床头找水喝,可却并没有像往常那样找到水杯。我晃了晃脑袋,不情愿地睁开眼睛坐起来。  !!这不是我的家,屋子里收拾得太干净了,自从爸妈不在了,我家基本上已经是「狗窝」了……望着陌生的环境,我脑袋一时还没有转过来。  这时,一个慵懒的声音在身旁响起:「你醒了?再睡一下吧,宿醉起来头很疼的……」闻声我自然地望过去,一个女人睡在我身边!  只见桃子姐正侧躺着、睡眼惺忪地看着我,两条雪白的手臂伸在被外。看见我吃惊地表情,玩味地笑了一下,说道:「早上好啊,文迪。要不要喝点东西清醒一下。」  我只觉得脑袋里一团糟,酒醒后的头痛、突发情况下的不知所措,统统混杂在一起。于是便呆呆地点了一下头  桃子姐裹着被子坐起来,从那边床头拿出半壶不知什么时候的咖啡,倒了一杯给我,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冷咖啡的味道分外苦涩,不过还是使我火烧火燎的喉咙舒服了一些。我问道:「桃子姐,这里是什么地方?」声音又沙又哑。  桃子姐慢慢地喝着咖啡,过了一会儿,才撩了一下头发说道:「这是我住的地方。」  我这时发觉到自己被子下的身体一丝不挂,也把被子裹起来,急急地说道:  「我怎么会来这里的。」  桃子姐看见我的动作,呵呵一笑,把咖啡放下,凑过来说道:「昨晚你那些朋友叫我们『出台』,你实在是醉得不行了,他们又都不知道你的住处,于是我就把你带回来了。」  桃子姐裹的被子稍稍松开了一些,让我清楚地看见她胸口间傲人的乳沟。我想她此时被子里的胴体一定也是一丝不挂的,不禁红着脸结巴地问道:「那桃子姐,昨晚没有什么事吧?」  桃子姐花枝乱颤地笑道:「昨晚你醉得就像条死狗!」然后用娇媚勾人的声音道:「你想有什么事啊。」  说话间,桃子姐转身伏在床上,那两只浑圆的乳房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眼睛直直地盯着那里,本已「晨勃」的下身这一下更是挺得无以复加。  桃子姐看见我下半截被子上明显的凸起,眯着眼睛笑了笑,一只玉手从被子里钻进来,一把抓住了我的下身。  我感觉如触电一样,桃子姐的手轻轻地上下动着,无比的快感传入了脑际我面红耳赤地看着桃子姐如水的眼睛,轻轻叫道:「桃子姐……」桃子姐朦胧的眼睛温柔地看着我,说道:「放心吧,弟弟。一切都交给我……」  一具绵软温暖的身子钻进了我的被窝,我兴奋地把她抱住,两团又大又软的「面团」紧紧地压在我的胸口。桃子姐一只手搂着我,一只手套动着。  我虽不是头一次碰女人,可上次实在是太仓促了,而且我和赵怡然什么都不会,根本就没有享受到什么快乐。这次可完全不同了,桃子姐做的就是「风月」这一行,那技巧简直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她只是用手,我就已经感觉快不行了。  察觉到我有点颤抖,桃子姐停下手,轻声问我:「怎么了,要出来了?」我脸红地点了一下头,说道:「姐,你稍微慢一点,这事我刚会,还不太行。」桃子姐没有如我想的笑我,抚摸着我的背说道:「没关系,咱们慢慢来。」然后不再直接刺激我,用她的手带着我的手在她身上游移起来。舔了舔嘴唇,便趴下将我的肉棒含了进去,并用舌头轻轻绕着我的龟头,头一上一下的摆动着,舌头开始在龟头上轻轻的打转了。  我感觉我的肉棒被一阵好舒服的温暖所包围,我知道桃子姐已经完全把我的肉棒吞了进去,我觉得我插得好深,感觉已经到了她的喉咙。但是她只是把我的肉棒深深的含了一下,就让它退了出来,又开始舔我的蛋蛋了。  她先用舌头在我的蛋蛋上反复的来回舔,然后又把我的蛋蛋吸进口中,又吐出来,反复几次,又爽又刺激!慢慢的她还在向下舔,我完全不敢相信,难道是桃子姐在给我舔那里?而我的那个地方传来的阵阵快感却明白无误的告诉我这是真的。  相对于上次的匆忙,这次我是彻彻底底地了解清楚了女人的身体. 在桃子姐的帮助下,我轻而易举地进入了那温暖湿润、令人神魂颠倒的地方。与赵怡然比起来,这又是另一番滋味。  我迅速加快了抽插,桃子姐也感受到欢愉,长发凌乱的遮住了脸,摆动着屁股配合着我的抽插。  「喔……好爽……真的好爽……」我忘情的喊道。  桃子姐抬高屁股,腰也配合着前后摇动着,我双手紧握住35C 丰满的乳房,用力地揉搓着,桃子姐淫荡的呻吟声,更加使我疯狂,我将肉棒用力地在她的小穴抽插。  抽送的速度加到了极限,我突然就感到全身肌肉绷紧,然后猛然松弛,炽热的精液就从龟头中在她身上美妙地释放出来…
声明:日嗷嗷不接受广告咨询!请勿相信任何渠道!否则上当受骗自负!
警告:日嗷嗷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免责申明
联系邮箱:riaoao@gmail.com 页面执行时间: 0.0057秒 8次数据查询 .